首页 军事历史 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三百十一章 这是圣谕

重生成了吴应熊 而山 5884 2020-11-17 18:26

  

  齐良气冲冲回到西园,后面夏国相与汪士荣联袂跟了进来,夏国相惶惶问:“世子!当真要放弃衡州吗?”他现在才知道那日齐良所说要放弃衡州撤回昆明并非气话。

齐良死盯着他:“夏将军请给本王一个不放弃的理由。”以前的那个处处维护自己,与自己配合默契的夏国相哪去了?

夏国相跪在地上:“请世子看在皇帝陛下性命上不要放弃衡州。”

齐良反问:“难道咱们死守衡州皇帝陛下就一定能活命吗?”他还以为对方是在为百万臣民们考虑呢,原来只是为了吴三桂一个人,这是愚忠,死忠!

夏国相苦求:“固守胜与负只是五五之数,而咱们撤离衡州皇帝陛下必定经受不住。”

齐良道:“夏将军醒醒吧,以衡州目前之军力能拼赢清廷吗?一旦他们围困衡州断了咱们的后勤补给,不出两月咱们不被杀死也会被饿死。”

汪士荣一旁急着张口想帮衬几句,齐良指着他,堵住道:“别说咱们有援军,各路大军会齐来勤王救驾,清军也有援军而且比咱们多,他们的动员能力比咱们还要强。”他站起来走几步,喃喃:“现在还不是与清廷决战的时候,我也不想与清廷一战定输赢。”

汪士荣还是抢着说出了话:“世子!咱们撤回云南清军难道不会跟着咱们去云南?最后还不是需要与清廷决战,只是时间推迟了点,地点变化了一下而矣。”

齐良怀疑汪士荣与夏国荣是不是锈逗了?以前他们不是十分精明,相当睿智吗?他有点怒气不争道:“至少为咱们争取了战略时间与战略空间。”清军想要进云南岂会那么容易?己方不会在Yeai步步阻击,层层防御吗?

夏国相头叩地上:“请世子三思,皇帝陛下可是世子的父皇!”

齐良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个姐夫是那么的讨厌,这还威胁自己来了,竟以不忠不孝来压迫自己。他看都不看跪在地上的夏国相,撇一边:“退下吧!明日若是跟着我走便来跟我商量一下撤退的事宜,若是不愿你们便好自为之。”

“世子!世子!”夏国相苦苦哀求,汪士荣也跟着跪下。

“你们这是干什么?”齐良怒竖直眉。

“世子!世子!大将军!大将军!”外面一名太监嚎哭着奔进来,“皇上、皇上,他、他驾崩啦!”

众人疯跑向寝宫,夏国相跑在最前面,突意识到什么又慢下速度让齐良跑在了前面。

寝宫前皇宫侍卫把一切人挡在外面,齐良望向刘胜明,刘胜明点点头,个中意思可能只有他们两人知道。

“世子!大将军!请稍等,太医们还在检查皇上龙体。”皇甫保柱挡下两人,他是这寝宫的最高负责人。

这是必走的程序,“还要多久?”齐良蹙眉问。

“不知道!”皇甫保柱摇头。

齐良退远几步,与夏国相等人拉开距离,让自己进入刘胜明飞豹组的安全保卫之中后,沉声下令:“所有人站在原地不准动;封锁整个皇宫,所有人员只准进不准出;严禁言语,待事情查实后由大元帅营统一口径向外择时宣布皇帝驾崩消息;召四品以上文官及千户以上武官于御花园集合;昆明卫加强衡州城防务及街上巡逻。”他一连串下达几条命令,正好这时齐惜音带着几乎所有飞豹组明卫赶来,他们上箭端弓对着大家。夏国相等人脸都绿了,这就是掌握兵权的好处。

“夏将军!汪先生!随我进去吧。”齐良招着手,张景山则下去落实他的指令去了。

夏国相无心与齐良计较这些,他更关心里面的情况,闷着头往里闯。

寝宫里面有五人,两名太医,一名宫女一名太监及吴忠。“世子!老爷他、他驾崩啦。”吴忠老泪纵横。

齐良抱着吴忠拍拍,走到龙chuang前,那个躺在chuang上的人是吴三桂吗?他一动不动,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终于安息了,他这一生不遗憾,当上了皇帝还有陈圆圆那种级数的HongFen知已。

不管什么时候齐良与吴三桂呆在一起的时间都少,活着时与他闹矛盾,病重时没去照顾他,现在他真的离开人世了,齐良的心里好像缺了一个口子,酸酸的,SeSe的,有点空,有些痛……

突然间他好想听到吴三桂的声音,蹲下拉着他的手,还是温热的。也许他没死,只是睡着了,就像前几次自己来探望他时一样。

“验明没有?”夏国相一旁在厉声询问两名年迈的太医。

“回大将军!验清楚了,皇帝陛下是得病正常死亡。”一名太医道。

夏国相瞪一眼:“下去交待后事吧。”

两名太医哧得颤抖:“大将军饶命!”

夏国相不耐地挥挥手:“来人啦,把他们拖下去。”

两名太医大呼:“大将军饶命!世子饶命!”

齐良回头狠骂一声:“吵什么?把他们放了。”

夏国相怔一下,脸色极其不好看道:“世子!皇帝陛下驾崩了,这些个太医医治不力就得殉葬,这是规矩!”

“什么规矩?规矩就不能改吗?”齐良最讨厌规矩,“从现在开始改了。”

夏国相噎得说不出话,为打破这种尴尬局面,汪士荣道:“世子!为先皇办理丧葬要紧!”

齐良静静默哀一刻钟,转过脸已是泪流满面,擦一把泪道:“回西园!”

许多已接到通知的文官武将已赶到皇宫或是正在赶往皇宫,尽管有禁言令,但所有进入皇宫的人马上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低级的文官武将们被集中在御花园看管,这个时候他们没一个人敢有意见,而高级别的文官武将则被召到了西园。

西园里文官武将们有的号啕大哭,有的轻声抽泣,有的沉默不言,有的小声议论,还有的盘算着未来。

齐良进来后,所有人行礼:“参见世子!”

齐良在中央坐下,御史唐法泽道:“世子!请马上料理先皇后事。”

齐良冷冷问:“清军两日之后就要到衡州,唐御史是想在战火中为父皇送葬吗?如此草草了事,尔是何居心,怎对得起先皇对汝的器重?”

唐法泽直冒冷汗,他只是一个政客而非军事家,只考虑了忠孝而没有考虑现实情况。

有人站出来为唐法泽辩解:“世子!这夏天天气炎热虫蚊多,唐御史也是为着先皇龙体考虑。”

齐良不予否认,只是问:“众位大臣,你们想让先皇葬在衡州城吗?若是清军来了他们掘了先皇陵墓怎么办?”

顿时整个大厅议论纷纷,片刻,有人站出道:“卑职建议把先皇运回昆明再葬。”

齐良满意点头,终于按着他的思路往下议事了,盯着这名发言的大臣,他是一名大学士,官居礼部尚书,也是大元帅营议事成员之一——周奉义。

紧接着又一名大臣站出道:“世子!料理先皇丧葬事大,但卑职认为当前还有比这更重大的事。”

齐良问:“什么事?”他认得此人,是户部左侍郎——曹宁。大周各部官员昆明、衡州各留一半,若是尚书留昆明,则侍郎留衡州,若是侍郎留昆明,则尚书留衡州。

曹宁道:“国不可一日无君,现在先帝刚走,此又正值国家最为脆弱的时候,更需要及早立君理事以安民心军心。”

齐良暗喜,表面却不动声色,扫视一眼,马上有人出来附和:“先立君而后再治丧,什么事都可办得有理有序,请世子三思。”

其它人纷纷附议,曹宁直接道:“请世子马上登基!”

夏国相与汪士荣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他们在等一个人的到来,这时这个人终于来了,外面传来一声宣叫:“靖朔大将军到!”

吴国贵踏进来直接叩首:“叩见世子千岁。”

夏国相与汪士荣色变,吴国贵行的是见圣大礼,意思不言而喻,他们再一次对吴国贵感到不解。

“靖朔将军来得正好,咱们正在讨论为先帝治丧事宜,你也发表一下意见。”齐良道。

吴国贵道:“请世子登基而后治丧。”

齐良摇头:“不可!不可!父皇新丧,作儿子的怎可丧事没办完就念着那皇位呢?”心中对这吴国贵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吴国贵跪在地上,其它人都跟着跪在地上:“请世子登基!”

齐良犹豫片刻,装着无奈道:“好吧,就依了大家!不过,特事特办,登基议式就免了,通告各部各府各将军就是了。”

夏国相终于站出说话:“由谁来发?”他大胆地直望齐良。

齐良心中恼怒,表面温和道:“以大元帅营的名义发。”现在他还必须依重这个大元帅营。

夏国相松出一口气,齐良又道:“由大元帅营统一向衡州城及大周各部各府各军队发布先皇驾崩消息,并同时向衡州城民通告,明日弃衡州撤回云南。”

众人大惊:“世子——皇上!”有些人还没有马上承认他是皇帝。

齐良沉声道:“这是朕的圣谕。”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飞卢b.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

VIP充值:、、、、、、

客户端:、

淘好书:、、、、

淘新书:、、、、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

(活动时间:2017年1月27号到2017年2月11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