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历史 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三百一十章 巨大分歧

重生成了吴应熊 而山 5633 2020-11-17 18:26

  

  临江而站,湘江水滔滔北去,再次身处长沙城吴应麟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以前他是以胜利者的身份傲然开进长沙城,现在他却是一个屈辱求生的降将。

“将军!安亲王有请。”一名军士从背后禀报。

吴应麟回头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跟着就走。现在他虽然自由,长沙城进出无阻到处可去,可身边的百十名士兵却被调离了身旁,就连杨叶与小千也不在身边。

“将军!安亲王在里面等你。”回到长沙府衙,所有人都对吴应麟毕躬毕敬,而且他还发现这些人脸上还带着一份献媚的笑,这是之前不曾有的。

“大将军!大将军!”进到里院,吴应麟惊奇小千与杨叶也在,而且那百十名部众也都在。

“吴将军!恭喜恭喜!”健朗的安亲王眉开眼笑迎出来。

吴应麟马上顿首:“参见安亲王。”接着淡淡然然问:“不知卑下喜从何来?”见四周的人都是一个样,笑面如花,心中奇怪。

“来来来!”安亲王走上前拉过吴应麟的手,“圣上的谕旨到了。”

“真的吗?”吴应麟心跳骤然加剧,心中充满期待。

“把谕旨拿过来。”安亲王吩咐,一名文书匆匆递上一卷绵卷,他接过又转递给吴应麟:“是真是假你自己看吧。”

吴应麟激动地接过谕旨,展开浏览,迅速跪在地上面北:“谢皇上圣恩。”喜极而泣。

“现在我应该称你吴提督了。”安亲王哈哈大笑。提督仍清廷从一品,是最高的武职外官。

吴应麟转一个身又向安亲王叩首:“谢安亲王提携之恩。”

安亲王把吴应麟拉起:“快快起来,快快起来,以后咱们就是同僚了。”

吴应麟道:“卑职当竭尽全力,粉身碎骨报效朝廷,效力安亲王。”

安亲王挥臂大声道:“今日大喜,摆筵席为吴将军庆贺。”

“谢安亲王!”吴应麟感动,没想到投靠安亲王是这么好一个结果。

安亲王道:“别说那么多,今后本王需要依仗吴提督的地方还多着呢,只要吴提督竭诚为朝廷效力,本王不会亏待你,朝廷也不会亏待你。”指着下面一些人道:“这些是你原来的部众,现在他们依然是你的部众,好好为朝廷效力吧。”

吴应麟激动:“谢亲王殿下。”他欢喜走出来,这些都是与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啊,是他最信得过的弟兄。

大家都围上来个个个喜形于色,小千喜洋洋:“恭喜大将军!”

吴应麟沉声呵斥:“现在我已不是大将军,是提督!”对所有部众道:“大家都记好了,今后不准再叫我大将军,而应该叫提督。”

“是!提督大人。”部众们应声。背后安亲王满意地点点头。有了吴应麟的相助,他相信在各路进剿的亲王大将军中他将略胜一筹,荣立大功。

衡州城在加固修高,这是大元帅营通过的决议,齐良想阻止但没能阻止,在他的眼里即便是衡州城修得像珠穆朗玛峰那么高,坚固得像金刚钻那么牢都没有用,人家攻不下不会围困你?当前在大周势弱的情况下,他认为最佳办法还是运动战与游击战。

“世子!紧急军报。”张景山禀报。

齐良放下手头的事抬起头,张景山道:“禀世子!长沙传来消息逆贼应麟投靠了清廷。”

齐良苦笑,一点不感意外,他早料到会这样,他没有地方可走,他只能投靠清廷。

“跟我走,去大元帅营议事厅。”他猛地站起来。

议事厅里人进人出忙忙碌碌,齐良让张景山通报吴应麟投靠清廷的消息,大家既感到意外又不感到意外,一些人骂道:“乱臣贼子,投敌卖国,叛贼!”

齐良对这些无营养的话不感兴趣,大声道:“大家讨论一下此事的后续影响吧,咱们该如何应对?”

汪士荣道:“清廷必将利用此事大肆宣扬,这对我反清联盟各路的士气是一个沉重打击,特别对我大周。”

齐良吩咐:“大元帅营向各部下发文,令各部加强督导做好将士们的思想工作,在座各位也应该下到各省各府各地各部进行督察。”

夏国相马上识破齐良的奸计,他这是想削弱大元帅营的议事能力,站出道:“世子!派大臣们下去就没必要了,现在衡州府正缺人手呢!把函文发下去就是了,相信各部府大人会处理好的。”

齐良瞪一眼也不强求,接着道:“应麟逆贼投敌最直接也是最大的影响是军事上的影响,他对我大周的军队特点,作战方式,战略目的,军事布署烂熟于心,大家看该怎么应对?”

这也正是大家最担心的,汪士荣道:“咱们必须马上做出调整改变。”

这谈何容易?说谁都会说,大家小声议论了一下,却没有一个人能拿得出主意。

齐良扫一眼:“现在咱们最应该改变的是放弃衡州城,撤回云南。”此言一出,顿时大厅里乱哄哄起来,马上有人站出哭道:“世子!衡州仍我大周京都,是我大周精神之所在,岂能轻言放弃?”

齐良道:“衡州只是一座城而已,没必要上升到精神的高度。何况衡州也只是我大周的临时京都,咱们可以立它当然也可以取消它,大家想一想,其实咱们真正的京都应该是昆明是不是?”他话说得轻巧,其实他怎会不知放弃衡州的巨大影响呢?几乎可以摧垮反清联盟的斗争意志,又不知会催生多少投清卖国的汉奸?

夏国相道:“世子此言差矣!放弃衡州将置衡州民臣于何地?衡州失,我大周精神失,民心涣散,国将不国。”

齐良阴着脸:“不放弃衡州,衡州就不会失了吗?这只是主动放弃与被动占领的区别。”

御史唐法泽道:“世子怎知衡州会失?”

齐良道:“若是应麟逆贼引清军来攻,试想咱们能挡得住吗?”

夏国相愤愤问:“世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齐良道:“本王建议停止修建衡州城,把这些力量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放弃衡州城则视情况而定。”

“荒唐!守都还没有守,怎知就守不住?”大臣们嚷嚷。

齐良怒目以瞪:“若真到守不住时候便来不及了。”

众大臣不答话,齐良苦恨,若是自己是皇帝就好了,可强制命令行事,心中那邪恶的念头又起。

两日之后,吴应麟投靠清廷并被封为提督,授骁勇将军称号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大地,这在敌我双方都产生了巨大影响,紧接着大周及其它反清联盟各路都接连不断发生叛变清廷的事件。

齐良想整编大周各部以提高部队思想素质及战斗力的建议没在大元帅营通过,十天之后,六百里快报传至衡州,齐良再次拿着急报闯进大元帅营议事厅,“啪”地一声把急报拍在桌上,戟指怒目:“你们看,你们自己看看,守得住吗?”急报上写着清军以逆贼应麟为先锋在塘溪山大败吴军,北方防御面已大开。

议事厅里静悄悄,大元帅营通过正常渠道也接到了这份快报,现在大家都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景山!把当前的紧急情况向大家说一下。”齐良一脸怒色,这些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张景山走到一面墙前,挂上一幅地图,指着上面道:“我军败退后,正沿南北官道南撤,而应麟逆贼率两万大军穷追不舍,若是阻击不力的话,逆贼大军最迟四天可到达衡州城下。”

他扫视一眼让大家消化自己所讲,而齐良则阴睑着瞪着眼。

“而最可怕的还不是此,有一支二千人的清军正从鲁塘镇——牛子湾——寒山抄小路过来,他们两天之内就可达衡州城下。”张景山又道。

众人大惊,有人急道:“咱们马上发布全城总动员做好防御的准备。”

齐良晕厥,这些人还在做着固守的梦,他敲桌问:“若是衡州城被围了谁来救咱们?”

有人回答:“向各部发布救援令,令他们驰援京都勤王,不管清贼如何强悍,咱们守个三五月是不成问题的。”

这不是搞成生死大会战了吧?这正中清廷下怀,他们想找死我可不能陪着,齐良面青眼蓝:“你们要守你们守,明日我将带着父皇撤离衡州。”

夏国相大惊,愤怒:“世子!皇帝陛下怎受了那颠簸之苦,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他之所以赞成固守,都是为了皇帝陛下。

齐良道:“谁也阻挡不了我,我还将通告全城百姓让他们自行散了。”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啊!”众人哀求。如果齐良率衡州与昆明两个卫离开,这衡州城还守什么?

齐良阴阴冷笑:“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对张景山吩咐:“传令让乐静回来,不要再在前面守了。”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飞卢b.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

VIP充值:、、、、、、

客户端:、

淘好书:、、、、

淘新书:、、、、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

(活动时间:2017年1月27号到2017年2月11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