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历史 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三百十七章 狡谲地笑

重生成了吴应熊 而山 3216 2020-11-17 18:26

  

  从黔东调过来增援的是由贵州卫参政唐楠率领的五千士兵,这是贵州卫一半的兵力,其中又以原贵州卫使用连发弩的士兵占了多数.齐良与张明洲撤出后,唐楠便把安顺城门给封堵了,用厚厚的砖与巨石砌死,这表明了唐楠与安顺城共存亡的决心,清军要想攻下安顺城只能从高高的城墙上爬上来。

张明洲率领的贵州各府部衙门撤退至安顺城南一百三十里的福林镇,而齐良则与齐惜音的巾帼卫隐蔽在安顺城西的哨山上,距离安顺城三十里。在齐惜音的巾帼卫中集中了安顺府战场所有的战马共五百匹,这是齐良所依赖的骚扰清军的最快速的机动力量。

齐惜音一直在加紧督训巾帼卫,现在这支部队与以前相比有了很大变化,齐良从操练的士兵中走过,很满意部队的士气与作风,有一股野蛮与狠劲,这正好符合齐惜音的特点。

“皇上可还满意奴婢带的兵?”齐惜音明眸善睐,妩媚动人,她陪在齐良身边由东往西走过。

齐良心中认可表面却忧虑:“可惜他们都未真正上过战场,真到长枪大刀宰人时不知他们会是一个什么样?”

齐惜音自信道:“陛下放心,上次猛山战役奴婢特别向鲁指挥使要求让我的士兵去打扫战场,他们都见过了那血腥残忍的场面。”

齐良不以为然:“看是一回事,自己去杀人又是一回事,只要有一个人表现出胆怯退缩就会传染其它人。”巾帼卫的士兵个个精挑出来体质不成问题,他只是担心巾帼卫的组织与指挥,缺乏有经验有才干的基层军官啊。

齐惜音经验丰富:“陛下!这方面奴婢都考虑到了,只要咱们取得胜势,个别人的表现不会影响大局。”

齐良停下问:“齐姐准备怎么做?”

齐惜音道:“奴婢准备让骑兵实施不间断骚扰,有必胜把握时才出动步兵。”

齐良道:“骑兵部队的骚扰你可借用朕的侍卫部队,刘胜明与魏士安都会帮你。”

齐惜音喜道:“谢陛下!本来奴婢还想自己出马的,现在好了有了明卫的兄弟们支持还不让清军焦头烂额?”

齐良暗暗心惊,这疯女人竟想着自己去?这不是不想让我安身吗?想想巾帼卫初建,齐惜音缺少助手,还只有她自己去才能完成此任务呢。“得赶紧为她配上助手才是。”生怕自己这预感成了现实。

四天后清军逼近安顺城,探马回报清军在安顺城北二十里的卡依山安营扎寨,齐良面对着东面算着清军明天就该攻城了,这时齐惜音一脸汗水过来:“皇上!听说清大军来了,今晚让奴婢带骑兵前往骚扰一下。”

齐良闻声而怒:“不是有刘胜明他们帮你吗?你还要去干什么?”

同意就不同意嘛,发这么大的火?齐惜音怔一下,速又反应过来这是皇上在关心自己,她美目瞟着齐良咬着唇不说话。

“谁也别去。”齐良依然一本正经。

齐惜音反问:“皇上可是担心清军有所防范?”

这还用问吗?齐良肃着脸,齐惜音娇柔道:“咱们见机行事,如有情况咱们迅速撤回来就是。”

齐良恼道:“不知清军虚实,还是等明日清军攻城后再说吧。”他认为骚扰打击清军的最佳时机应该是在清军攻城疲乏之时。

齐惜音走过去居然贴紧齐良,齐良立刻感觉被一团火热与柔软包裹着,齐惜音娇声嗲嗲:“陛下!就让奴婢去试试嘛。”嘴角却带着一抹狡谲地笑。

齐良浑身都酥了,此时运动过后的齐惜音身体比平常要热上一倍,他感觉自己就像溶入了火中,思想不能自主,他咬咬舌尖暗暗警惕,可不能**在此温柔乡中啊。“你怎么说都不行。”他生硬道,但双手却搂紧着齐惜音似乎要把齐惜音嵌入自己身中。

“陛下!你弄痛奴家了。”齐惜音用力推着齐良,齐良松开手,又不舍地想去拉齐惜音,齐惜音一个漂亮的转身脱出了他的魔爪,在齐良三四米远的地方格格地笑。

真是一个魔鬼精灵,齐良这时真想“吃”了齐惜音,冲动着想追过去,可旷野中到处都是士兵,他又死死压下上窜的**。

“皇上!昆明来了一批人。”一名军士恰时跑过来禀报。

齐良奇怪问:“昆明来的?”顿了顿,旋又问:“有多少人?”

军士回答:“有三百多人。”

“走!去看看。”齐良挥手,齐惜音捻一下额上掉下来的刘海跟上。

山脚下,张景山已在接待那批从昆明来的人,他们是由一名张明洲派出的联络员带过来的。见齐良过来,众人纷纷稽首:“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只是尴尬了张景山等接待的人,跪不是不跪也不是,幸得齐良向他们打出了不用跪的手势。

齐良道:“都平身吧!”接着问:“你们都是什么人?”

张景山代为回答:“回皇上!他们都是天朔府派过来的人,其中五十名是天朔军校与柳营政治院的毕业学员,其余的则是为咱们送武器装备过来的。”

齐良惊喜:“都是军校学员?”他正需求基层军官呢。

一名领队模样的人站出回答得更具体:“禀皇上!小的们军校学员三十名,政治院学员二十名奉政治部陈部长之命前来报到。”

齐良大喜:“好啊!好啊!陈部长送来的可是及时雨,朕正需要你们呢。”转身对齐惜音吩咐:“齐姐!这些学员全都给你了,还不快来接收?”

齐惜音欢喜万分走上前,不待她开口,突然人群中传出一声又喜又哭的叫声:“小姐!小姐——”

齐惜音惊疑,定眼望去却见一男一女跑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