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历史 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三百十五章 放心离开

重生成了吴应熊 而山 10607 2020-11-17 18:26

  

  齐良亲切地拉着鲁辉湘走进厅房平排坐下,鲁辉辉诚惶诚恐,他岂能与皇上平起平坐,齐良稍用点力把屁股已离座一寸的鲁辉湘按下,若无其事道:“跟朕说说贵州的情况。”虽有张景山军情部的报告,但总没有一线指挥员说得具体。

鲁辉湘惭愧道:“贵州是清军重点进攻的地方,约有五万清军,由清顺承郡王勒尔锦统领,安顺府——贵阳府——都匀府以北全都丢了。”

齐良惊问:“这不是川南马宝部与胡国柱部的右翼全都暴露了?”

鲁辉湘愤愤道:“别提他们,正是由于他们的不闻不动,不给予咱们丝毫配合才导致我贵州北部大片土地丢失。”

“唉!”齐良叹一声,这是大周内部最大的问题,也是自己最头痛最急需解决的问题。“咱们的情况如何?”他扯开问。

鲁辉湘道:“我方在安顺府、贵阳府、都匀府都有一支三五千人不等的地方预备役部队在活动抵抗清军,我方的主力——贵州卫则由卑职率领在三府的中央地带活动以策应三方。”

“敌众我寡,就是昆明卫不调离贵州也可能挡不住清军南下的脚步啊!”齐良想,鲁辉湘尽力了。

鲁辉湘又道:“咱们兵力少不敢守城,守城便被围困了,这是清军之所以能半年内占领整个黔北的主要原因。”

齐良赞道:“你们做得对,做得好,当前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只能以游击应之。这半年来你们处处示弱,肯定受了不少的气,这回咱们给勒尔锦一个好看。”

鲁辉湘眼睛一亮,兴奋道:“卑职早等这一天了,陛下想怎么做?”

齐良道:“随朕从湖南撤到贵州的部队约有二万人,而追击咱们的清军又没有跟上来,咱们正好合两部兵力狠狠打击一下勒尔锦。”

鲁辉湘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齐良笑笑:“不过,在咱们行动之前朕得先做一件事。”

鲁辉湘疑惑问:“做什么事?”

齐良严肃道:“整编部队。”

第二天,齐良召集军队千户以上军官议事,外面飞豹组明卫森严地警备着。由于二百多名基层军官先期回了昆明,现在许多军职都是由副职在代理。

齐良坐在中央威严地扫视众人一眼,缓缓道:“众位将领!今日朕宣布一件事。”他停顿片刻,所有人均竖耳静听,只有鲁辉湘、张景山等少数几人无惊无状,之前他们参与了部队整编的准备工作。

“鉴于军队的混乱,战斗力低下,朕准备整编部队,对当前在贵州的部队进行适当的整编。以贵州卫、昆明卫为基础进行扩充,各卫人数扩至一万至一万二千,而地方预备役作战部队依然保持不变。”齐良洪亮的声音在整个议事厅震荡。

底下唐新苦涩,自己的部队就这样没了,他暗暗叹息:“管他呢!这本来就是大周的军队,自己只是大周的一名将领而已,随他怎么弄吧。”他现在才知道皇上把二百多名基层军官先期送回昆明原来是为了此。

其它的人虽有愤愤不平,但更多的人还是欣然接受,因为上面坐着的是皇上,而他们许多人可能会得到提升。

“现在宣布两个卫的人事名单。”齐良很满意下面人的反应,自己先期做的安排还是有效果的,其实更主要的还是这支军队吃了败仗,目前士气低落,上面不责罚已是幸事。

这会大家耳朵竖得更直,这可关乎自己的前途!齐良大声道:“贵州卫:指挥使——鲁辉湘(未变),参政——唐楠(副参军提升),参军——谢静林(未变),人数一万一千人,辖九个作战单位(千人队级),一个后勤单位;昆明卫:指挥使——蒋云湘(未变),参政——刘德祥(千户提升),参军——顾明宇(未变),人数一万二千一百人,辖十个作战单位,一个后勤单位。”

唐新一阵悲凉,上面任用的全都是天朔府出的人。齐良继续道:“在贵州设立将军营,统一指挥在黔作战的所有部队,贵州将军营主帅由鲁辉湘指挥使兼任,副帅由唐新将军担任。”

听到这个任命,唐新心里没有一丝高兴,暗自苦笑:“上面终于还是顾着自己的面子赏了一个位子给自己,”这个位子看似很高,其实只是一个虚职,不能掌握一兵一卒。

接着齐良又宣布了各千人队的军官任命,由此贵州的部队完全掌屋在他的手中,他第一次融合了大周的老部队。

这次整编将领们有喜有忧,但散会后不管是喜是忧都忙碌着整治自己的部队,新的环境新的开始他们得有新的表现。

“唐将军请留步。”散会时,齐良叫住唐新。

“陛下!”唐新停下转回身。

“唐将军情绪不高啊!”齐良戏道,他早注意到唐新的情绪变化。

“微臣不敢。”唐新语气有点冷。

齐良站起来,低头走了几步,到大门前停下缓缓仰首,喃喃:“非朕厚此薄彼,你们得给朕一点时间,你们也得有让朕信任的表现。”

唐新没想到皇帝陛下会如此直接地说出,不知为何他这时心里还敞亮了些,也能理解皇帝陛下的一番做法了。

齐良继续道:“朕的力量还很弱小,能相信的人也不多,而朕肩负的责任重大,面对的敌人强大,容不得朕犯一点错误。”

唐新跪下哽咽:“微臣知错,微臣羞惭,不能令皇上信任,不能为皇上分忧。”

齐良转身扶起他:“朕是相信你的,你们与鲁辉湘他们都是朕的能臣武将,都是大周的臣民,只要是一心为大周,一心为大周的百姓,朕都一视同仁。”

唐新道:“微臣铭记皇上圣训,一定不辜负皇上对微臣的期望。”

齐良点点头:“好了,去吧!好好干,即便是朕没有时时刻刻注意着你们,但功劳簿上可是一笔一笔记着的。”

齐良在古州厅一边派人监视清军动向,一边秘密整训磨合部队,一边令贵州将军营制定作战方案,他还大张旗鼓地开拔部队南下回云南,但半夜时这些部队又都偷偷潜回来。

五天后,前方游击的地方预备役部队传回消息:清军出都匀城分两路南下,进逼古州厅。这时,贵州将军营的歼敌作战计划也已制定出来,齐良浏览一遍略做修改便同意了此计划,此计划的原则是集中优势兵力歼敌一路。

月圆之夜,鲁辉湘签署命令,唐新宣读作战计划:重点围歼清军右路,贵州卫四个千人队前往云潭切断左右两路清军的联系,由贵州卫参军谢静林负责;昆明卫派出一个千人队至文村向东警戒,防湖南方向来的清军出现;昆明卫三个千人队绕到右路清军背后,由昆明卫参军顾明宇统领,占领吉山阻敌退路,时间不能早不能晚,必须在总攻打响之时从背后出奇不意的攻击清军;巾帼卫留为预备部队;其余部队于猛山一线正面作战,由昆明卫指挥使蒋云湘统一指挥。

命令迅速下达至各部队,齐惜音陪着齐良前往猛山阻击阵地,而他的飞豹组明卫为了迷惑清军已装着样子南下回昆明了。

半年来的胜利令清顺承郡王又找到了天下无敌的感觉,他对占领贵州全省进军云南充满信心,吴三桂已死,大周分崩离析,还能有什么信心与大清一战?

浩浩荡荡的清军南下,在接近猛山附近时,勒尔锦接到探子密报在猛山有吴军阻击,他不敢掉以轻心,半年来他不知遇到过这种阻击多少次,没少吃亏。他整顿好部队队形,站在高处眺望猛山,没有一点动静,只是在猛山前沿有许多的树桩,这是吴军阻击时的通常做法——挖战壕,设路障!

“不会又是小股部队骚扰吧?”他挥挥手派出一营清军前往试探。

几百清军蜂拥而上,叫喊声惊天震地,他们拿着弓箭、大刀、长矛分成两大块往上冲,待他们快冲至树桩时,从猛山那些战壕里忽然伸出无数人头来,一阵箭雨树桩处的清军倒下一大片。清军还是不要命地往前冲,又是一声令下,利箭一波又一波,就像泼水一样,瞬间看不到能站着的人了。

“这样就没有了?”勒尔锦惊得一身冷汗,这回好像不像以前,战壕多了几层,战壕里的人也多了无数,从射出的箭只可以看出。

“那狗熊伪皇帝不是带着万余部队回云南了吗?”勒尔锦窦疑丛生,命令右翼的清军向自己靠拢,并令炮营猛烈轰击猛山山头。震耳欲聋的炮声过后,猛山上浓浓的烟雾还未散尽,五千清军从三个方向潮水般地向山上冲去。还是在树桩处,清兵又接到了阎王的通知书,大片大片的清军士兵争先恐后地前往地府报到。堆积如山的死尸吓坏了清军士兵,还没能接近吴军第一线战壕二十米处,只得再度溃退下来。

这次进攻沉重打击了清军的士气,“难道猛山上的吴军是炸不死的?那么猛烈的炮击也不能起作用?”勒尔锦不相信那么威猛的火炮能把城墙炸塌却炸不死这些叛贼。

勒尔锦召集幕僚商量对策,询问:“诸位,大家说说怎样才能攻下猛山?”

一个年近四十的幕僚提出:“用骑兵快速冲击阵地,依靠人多的优势与叛贼展开近身混战,但必须先把敌阵地前的树桩全部清除掉才行。”多次与天朔府的军队交锋,他摸清楚了连发弩的特点。

勒尔锦认为有理,决定先偷偷给树桩浇上油,然后再用火箭射火炮轰,这样可把树桩清除干净。

下午申时,清军派少量部队潜至树桩处,然后用瓢把桐油浇到树桩上,等吴军有所发现时,那些清军早已退了下来。准备就序后,勒尔锦命令射火箭,顿时树桩处燃起熊熊大火,并迅速蔓延开来。等树桩烧得差不多时,他再令炮营重新开炮,之后展开更猛烈的进攻,这次是骑兵冲在前头。

大地剧烈震动,清军骑兵营迅猛向猛山吴军阵地冲去。天空扬起满天的尘灰,清骑兵很快接近烧毁的树桩处,吴军不慌不忙从避难所钻出来,有条不紊地打起齐射。在这山头担任正面阻敌的是原昆明卫所有五千连发弩士兵,漫天的利箭撒来,清军一茬一茬的倒下。

清军骑兵多是满洲族人,他们果然骑术精湛,在这铺天盖地的箭雨之下,还是有不少人躲在马肚下冲了过来,但就在这些侥幸的骑兵又冲近十米时,突然,一排排篱笆栅栏破地而起,收止不住的清军骑兵迎头撞了上去,冲在前头的骑兵大多随声落地。后面的骑兵发现情况不妙及时拉紧缰绳,被扯得生痛的马匹“嗷嗷”直叫。清军骑兵的冲击速度被延缓下来,紧急停止下来的清骑兵在原地不住打转,他们成了吴军的箭靶子。

清军前赴后继绵绵不绝,在吴军上箭的间隙,清军步兵冲上来了,他们把篱笆栅栏清除出一个个缺口,清骑兵又快马加鞭地冲向吴军阵地。这时一批吴军士兵已上好箭,在一声口令下,他们统一连续射出三箭,清军骑兵不是中箭落地,就是马匹受惊落地,有的还陷入了吴军事先挖好的陷坑之中,仅有少量的骑兵能冲入吴军阵地,可数量太少,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很快被吴军中的神射手给射死。

随着清军骑兵的灭亡,清军步兵也退了下来。这时在清军的后面传来震天的叫喊声,顿时,清军一片大乱。猛山上的吴军知道抄小路的友军已从后面包抄上来了,随即也吹响悠扬的号角声,满山遍野的吴军如猛虎下山迅速突进清军的营中。首尾不顾的清军慌了手脚,任凭军官们如何呵叫,也不能控制部队的溃败之势。随着一片片士兵倒下,一批批的清军四散逃走,清军中营终于崩溃,万余士兵四散逃亡开来。

勒尔锦对天长叹一声:“天亡我也!”在亲兵强行护卫搀扶下,往西面逃去。

猛山大捷极大削弱了贵州清军实力,加上吴军昆明卫与唐新部一万五千生力军的加入,贵州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渐趋向均衡。

齐良可以放心地回云南了,临别时他拉着鲁辉湘的手说:“鲁指挥使!贵州朕就交给你了,不能使战火延至云南境内,朕需要一个和平宁静的环境。”

鲁辉湘保证:“陛下放心,微臣一定牢牢守住贵州,不让清贼一兵一卒进入云南。”以前他仅凭贵州卫就可坚守半年,现在有了扩充后的贵州卫与昆明卫他更有信心了。

齐良明白鲁辉湘心中的小算盘在算什么,笑笑道:“鲁指挥使先不要把昆明卫算入贵州的作战区域,昆明卫将会进入湖南作战。”

鲁辉湘愕然,昆明卫不受自己指挥啊?兵力少了一半,他顿感肩上担子重了起来。

齐良乜一眼,又笑道:“昆明卫还是受贵州将军营指挥的,他们也会在近段时间在贵州配合你们作战,不过,当湖南清军开始动时,昆明卫必须进入湖南作战,他们的任务是护住贵州右翼阻敌入黔,并适量地开辟一片控制区。当然,当需要时鲁指挥使可令他们做战略上的配合,甚至于做战术上的配合。”

鲁辉湘点头:“明白!”自己只考虑了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而皇上则需考虑全局。

齐良伸出一个手指:“朕只要一年。”

鲁辉湘明白,一年之后将是大周反攻的时候,他郑重地点点头。

从古州厅出发往由东北往西南斜着走尽是大山大河,山河壮丽,风光无限,齐良由齐惜音的四千巾帼卫护卫走得极为惬意。到安顺府,齐良遇到天朔府经济部部长张年洲,张明洲还兼任着贵州巡抚之职,负责整个贵州的行政与经济工作,同时还负责贵州前线的军需后勤。现在安顺城是吴军在贵州能控制的最大的城,所以他把他的巡抚衙门也搬到了安顺城。

见到齐良张年洲欢喜无比:“参见陛下!”他没有行跪叩之礼,当他接到世子登基的通告后,他由衷地高兴,他知道大周有希望了,民族振兴有希望了。

齐良丝毫没有怪罪张明洲的无礼,但张年洲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跪地道:“微臣有悖大礼,死罪!死罪!”

齐良道:“起来吧,起来吧!”让张年洲坐下后道:“朕从古州厅一路过来,未遇到山民骚扰,张部长在贵州实行的民族政策很不错啊。”

张明洲道:“都是陛下恩威高远,各族百姓普受恩泽。。。。。。”

这古代的人真会溜须拍马,说这些恶心的话一点不脸臊,但听的人齐良却一阵鸡皮疙瘩,挥手赶快阻止。

见齐良窘样,张明洲暗笑,但心中却对齐良更加尊重。“陛下!微臣有一事向你禀报。”

“说吧。”

张明洲道:“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天朔府经济部的收入锐减了三分之一。”

齐良惊问:“这是为何?”钱可是大事啊,没钱怎么打仗?

张明洲道:“主要原因是岳州戴家基本停止了销售咱天朔府的货物。”

早预料到有这一天,齐良叹一声:“他们停止销售咱们的东西是他们的损失。”

张明洲怯怯道:“但市面上的产品供应量并不见减少。”

齐良蹙眉问:“为什么?”

张明洲道:“因为部分产品他们也能生产了,比如香烟,而且他们采用的也是我们的牌子。”

齐良晕乎,碰到盗版的了,甚怒:“不是让你们注意技术保护吗?”

张明洲道:“微臣监察不力,请陛下治罪。”

齐良道:“算了,香烟也不是什么高技术产品,但玻璃制作法,化工品制作法一定要保密好,特别连发弩等武器方面的制作法更要保密好。”

张明洲道:“这方面政务院已作出安排。”

对留守人员的工作齐良还是放心的,只是有点担心刘玄初的身体。“对于戴家留下来的空缺你们有什么应对之策?”他抬头问。

张明洲道:“经济部准备让衡州的谢家替代戴家的位置。”谢林便是“北戴南谢”的那个“谢”。

齐良问:“谢林真来与你联系了?”

张明洲道:“禀陛下,谢林正在安顺府。”

“欧!”齐良新奇,他还以为大周遭此变故,像谢林这种势利的商人早有多远跑多远了。

张明洲道:“不仅他在这里,他的家眷也在安顺城。”

齐良由然升起一种感动:“朕要见他。”患难之中见真情,生死之中见忠诚。

张明洲道:“微臣这就派人去召他。”

谢林很快来了,他激动地跪在地上:“草民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齐良笑道:“谢先生!咱们一别再见已有两三月了。”

谢林道:“这三个月变化太大,您由世子变成了皇帝,而草民却流离失所成了难民。”似乎颇有点委屈。

齐良哈哈大笑:“谢先生家大业大何时何地也不可能是难民。”

谢林一脸沮丧,齐良正色问:“谢先生家族的商业网还存在吗?”

谢林道:“部分已遭破坏,部分还在。”

“谢先生可还有信心重振家业?”

“当然有。”谢林露出欣喜之神,遂又黯然,“只是张部长。。。。。。”

齐良问:“可是张部长未同意让你经营天朔府产品?”

谢林失落地点点头,齐良道:“现在他同意了,朕也同意了。”

“真的吗?”谢林惊喜。

齐良笑问:“可知为什么张部长未立刻答应你?”

谢林茫然摇头:“草民不知。”

齐良道:“张部长是在考察你,看你是否忠于大周,是否与清廷有勾结。”

谢林马上跪在地上:“草民清清白白,一百二十个心忠于大周。”

齐良摇手:“不用你说,朕与张部长都已看到,下去备妥材料准备与经济部谈判吧。”人家把家业都丢了与大周同进同退当然可信。

谢林告退后,张明洲出来,齐良吩咐:“可给谢家一些优惠,但不能再像对待戴家一样被其垄断近半的产品销售,这对咱们极为不利。”

张明洲应下:“明白。”

齐良又道:“谢林为大周付出那么多,可把谢林的家眷安置到昆明作为我大周对他的补偿,这样也可令其安心地为大周做事。”

张明洲笑笑,或是对方忠诚这便是大周对他的恩眷,若是对大周有异心这便是扣下的人质。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飞卢b.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

VIP充值:、、、、、、

客户端:、

淘好书:、、、、

淘新书:、、、、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

(活动时间:2017年1月27号到2017年2月11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