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历史 伐清1719

第六百二十八章 统合南疆

伐清1719 晴空一度 5868 2020-12-19 19:37

  

  蒸汽轮船的顺利试航不光让南京百姓过足了眼瘾,也在目前的资本市场展现出了强劲的效果,作为目前独揽蒸汽机专利的炎黄发展投资公司,在政权交易所内几乎迎来了接连数日的涨停,为原本已经有些颓势的股市添加了一把新火。

炎黄发展投资公司原本就隶属于朝廷名下商会,也就是百分百的朝廷控股,而蒸汽机便是该公司目前唯一经营的产品,所获得的所有利润都将会直接归属于国库。

在这一次蒸汽轮船得到成功试航后,蒸汽机的发展自然也得到了众人的惊叹,他们现如今可都是明白蒸汽机蕴含的无穷能量有多大,可以说每一次的技术进步,都将会在实际应用中带来巨大的财富利益。

与此同时,作为朝廷下属的轮船招商局也正式成立,并且将在证券交易所发行自己的股票,虽然如今只有这么一艘样船,可是依然受到了众人的哄抢——与秦淮河边上看热闹的普通百姓不同,如今在证券交易所当中买卖的没有一个简单人物。

这些人的眼光十分敏锐,他们很快就能看到蒸汽轮船所拥有的巨大潜力,尽管它现在跑得慢,跑不远,可是等到技术发展后,这种轮船自然也将会拥有远洋航行的能力,而无需借助风帆则意味着航行路线上可以进行更改。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里,风帆船只极为依赖风力,任何变化都会导致船只无法顺利航行下去,只能跟着风向进行调整,这在无形当中是跑了很多冤枉路的——可是有了轮船之后,便能够不再依照季风方向航行,可以大大缩短航程和时间。

因此,当蒸汽轮船表现出其强大的潜力后,很快便跟火车一般成为了十分热门的股票,只是相对于已经很难抢到手的火车股票而言,轮船招商局目前还处于低谷时期,便受到了许多人的青睐。

当然,在这些觊觎的人当中,皇家商会自然是拿到了最大的一块肥肉,花了一百万银元吞下了流通的20%股票——倒不是他们不想要吃下更多的股票,而是宁渝在之前给皇家商会定下了一个规则,即可以参股但是禁止控股,无论是什么公司商会,参股比例不得超过百分之二十。

之所以定下这个规则,是因为宁渝深知在目前初生的资本市场当中,皇家商会几乎就是一座泰山一般的庞然大物,如果大肆以本压人只怕无人能挡,也无人敢挡,到时候反倒不利于工商业百花齐放,因此这也是一条铁规。

而在这百分之二十之后,其余部分则分别落在了其他大型商会手中,倒不是完全不给那些中校商会机会,而是轮船招商局并没有给出盈利预期,甚至还拥有超长时间的研发期,还需要不断投入资金进去,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赔钱货——对于那些中小商会而言,根本无法承受这般损失,至于个人则更加无力购买了。

“崔会长,程某一直苦苦等候,就希望今天想找个机会拜访您,不知道可否赏脸一叙。若是不妥,程某亦不敢多扰。”

一名中年人一路紧紧跟在皇家商会总会长崔玉身旁,脸上带着几分谦卑的笑容,手中还恰当地递过来了一张名帖。

崔玉微微眯了眯眼睛,他接过了名帖扫了一眼,上面用楷书写着“程德旺”三个字,却是微微一笑。

此人并非来自大名鼎鼎的程家商会,而是在广州的另一个程家,原本是在广州做一些外贸生意,在南京的名气并不是很大,可是在广州倒有几分名气。

“你们如果是因为轮船招商局的事情,完全可以直接找程掌柜,想来你们同姓应该更有几分缘分,至于我并不能给你想要的。”

程德旺却是吓一跳,连忙摇头道:“其实不瞒崔会长,在下也是受人所托,眼下东闽商会的陈掌柜希望能够拜见崔会长,为的也并非是轮船招商局的事情,而是派遣劳工的问题,这件事或许能有一个合作的机会。”

“派遣劳工?”

崔玉顿时一怔,他脸上很快浮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当即便点了点头,轻声道:“既然如此,那就见一面吧。”

说白了,对于崔玉而言,他的面前只有能不能赚钱的生意,倒没有身份和地域之见,这也是他作为商人的一种本色,跟官员其实形成了一种天然的差别。

........

御花园中,宁渝身披一件大氅负手走在前面,崔万采、李绂以及宁忠义等人跟在身后,沿着一条细细碎碎的石子路一路前行。

“今年着实是一个多事之秋啊!”

宁渝缓缓停下了脚步,他轻声叹道:“眼下西藏的事情刚刚有了眉目,可是缅甸却又出了乱子,有几个封君跟琅勃拉邦王国还有万象国闹了些矛盾,听说边境还打了一仗,那些个封君都差点把万象给占领了——首辅,这是怎么回事?”

崔万采低声叹口气,皇帝这是在完全装糊涂呢,要说这件事的内情,那肯定还是皇帝的手尾,可是到头来还得自己来出头解释!

自从当年开始在缅甸实行封君制度以后,那一块土地就彻底跟安定没什么关系了,因为那些封君可不是寻常人,都是在过去战争中立有大功的将佐元勋,他们动不动就是什么侯或者是什么伯,然后又可以在缅甸发展军力——这就导致了周边的那些小国受了苦。

特别处在一旁的琅勃拉邦王国、万象王国、川扩王国以及占巴塞王国,更是直面这些封君的武力,可是偏偏这些国家本身就没什么实力,武力不振,面对封君们隔三差五的打秋风,只能看在眼里忍在心里,如今也是实在受不了了这才向大楚告状。

如今崔万采只得苦笑一声:“陛下,封君们也是想着发展他们所在的封国,那里田地肥沃,而且面积也很广阔,光是国内过去的无地农民还不够,他们就打起了邻国的注意,掠夺邻国百姓去当农奴,实在有些.......”

有一句他没有说出口,就是实在有些太不讲究吃相了,不光抢占人家的土地,就连人家的百姓都抢回去做奴隶,好歹也是朝廷正牌子的封君,却跟那帮子商贾一个德行。

宁渝微微一笑,实际上这也是他所想看到的,要不然当初为什么非得在缅甸实现封君制度?还不就是因为当地情况复杂,要是专靠都护府来治理,只怕很难彻底吞并下去,还会惹得一身骚,可是眼下有了这些封君来进行消化,终究是能够囫囵地吞进肚子里。

有些事情看上去转一手会很麻烦,可是却是必须要做,如果不这么做,那么结果不会比明朝时期的做法强到哪去,无论缅甸也好,还是交趾也罢,它们的丢失从来都不仅仅只是军事上的问题,背后也是政治层面的失利。

当然,对于目前这一片的情况,宁渝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目前所谓的琅勃拉邦王国、万象王国、川扩王国以及占巴塞王国等四个小国,在明朝的时候是隶属云南承宣布政使司的南掌国,后来是逐渐分裂成这么几个小国家的。

而南掌国在国内又被称为老挝,曾经有记载:“老挝,俗呼为挝家,古不通中国。成祖即位,老挝土官刀线歹贡方物,始置老挝军民宣慰使司。永乐二年以刀线歹为宣慰使,给之印。五年遣人来贡。”

这个地方是永乐时期开始同明朝交流的,并且还进贡了方物,而明朝也在该地设置了老挝军民宣慰使司,意思说白了也很简单,就是根本没有将这个地方当成外国,而是当成了跟缅甸一般的土司来对待,后来因为到万历年间缅甸势力崛起,明朝也就同老挝断绝了朝贡关系。

眼下老挝自然已经消失在了历史当中,可是它所分裂成的这四个小国家,却很想重新跟大楚建立朝贡关系——关键还是在于他们不希望被大楚给盯上,最终沦为缅甸的下场。

而对于宁渝而言,他也不想建立所谓的朝贡关系,毕竟吞下缅甸的策略已经被证实十分有效,按照这一套方略完全可以逐渐吞吃四国,又何必保持面子上的朝贡呢?

枢密使宁忠义对皇帝的心思还是把握的很准,因此便低声道:“陛下,封君们虽然举止有所不当,可终究是同安南都护府和枢密院报备过,说起来也无大过。”

宁渝自然不会真正去惩罚封君,便轻声道:“这件事终究要收拾个首尾出来,直接让安南都护府那边出面,看看能怎么结束.......不过朕以为,封君们的热情还是不能打消,毕竟将来治理整个南疆,还是要依靠封君们。”

听到这话,众臣自然心领神会,其实这也是在告诉内阁,不该管的事情就不要管,等到将来封君们统一了整个老挝,事情不就没了?到时候大家也都能吃到一份利,就连皇帝也不会去过多掺和。

像这种事情不要说反对,就算不参合进去,下面的人估计就会不爽。

崔万采不由得苦笑一番,其实他倒不会对这件事情反对,关键是他心里还是觉得皇帝做的太过于明目张胆,只怕到时候安南国也好,大城王国也好,都会起几分警觉心理,于大局不利,特别是不利于后期统合整个南疆。

可是宁渝也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国际局势在这个时代已经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使得他不得不开始加快脚步。

原因其实很简单,在原本的西方殖民者眼里,此时的东方是一块肥美的鲜肉,特别是缅甸本身是西方各国最先顶住的肥肉,其中早在16世纪的东吁王朝时期,葡萄牙人就已经开始涉足缅甸,而荷英法等国,也相继至缅甸南部,组织公司,要求通商,摆明了要通过各种方式介入缅甸。

只是让所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大楚横空出世,并且以一种飞快的速度直接将缅甸给占领了下来,还用封君这种方式来统治缅甸,使得西方殖民者都有一种煮熟了的鸭子都飞了的感觉,因此英法二国大使当初也表达过一定的不满。

当然,现在这件事既然已经成了定局,西方殖民者也不会跟大楚在缅甸死磕,但是他们也会不可抑制的涌入到原来的老挝,也就是琅勃拉邦王国、万象王国、川扩王国以及占巴塞王国等国家,如果宁渝不派人先动手,只怕那些英国人和法国人就忍耐不住了。

到时候也就很容易面临冲突,而宁渝也并不愿意在这种环境下,跟西方殖民者发生太大的矛盾,原因也是因为双方根本没必要为了殖民地打生打死,反正世界那么大,先合作共赢不好吗?

等到将来真正要跟英法翻脸,宁渝随时可以用亚洲主意将这帮子欧洲佬赶回老家,也就说他始终都握着主动权,只是眼下时机未到而已。

不过一想到宁祖毅呈递过来的奏折,宁渝的眉头又微微紧皱起来,因为他发现大楚在将来同英国之间,恐怕还会有一仗要打,因为等到双方合作利益逐渐变小以后,彼此之间在疆域问题上的矛盾会进一步变大。

特别是对于印度这个地方,宁渝并不想就这么让它成为英国人头上最璀璨的明珠,这个地方虽然奇葩了一些,老百姓开挂的本领强一些,可是终究还是很富庶的——后世英国人能够在全世界搞风搞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印度的财富。

“缅甸,印度,澳洲,还有未来的美洲........”

宁渝嘴角微微挂着一丝笑容,幸好他穿越的时间够早,还没有等到英国佬成为天下第一,要不然还真有些不太好收拾。

当然,虽然收拾起来不是很好收拾,可是有些事情却要先做,就比如先占领缅甸,再比如提前接触印度地区的一些土邦,又或者是派人到此时的美洲去........这些都要去做,至少在未来能够看到一些成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