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剑种

第9章:剑种

剑种 半日蹉跎 7008 2020-11-22 00:39

  

  任秋哭笑不得,这家伙就是一个深院大少爷,没什么心机,全凭着自己个人喜好做事。

换做任何一个有阅历的人,都不会提醒他,甚至帮他,只会躲得远远的,视而不见。

周源,黄生,柳壮壮……

要不是今天白轩告诉他实情,只怕防住了周源,也防不住黄生和柳壮壮,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深呼一口气,迎着月光,踏步而去。

……

武院清净了很多,大部分正式弟子,都外出县城,去往山野猎杀异兽,留下的大抵是非正式弟子,还有一些自觉实力不足,不愿前往的弟子。

几乎每天,都有正式弟子回来,几乎人人带伤,一些甚至丢胳膊缺腿,但带回来的,是一袋袋血淋淋的异兽肉。

任秋很低调,除了每日钦点,领完汤药和异兽肉,就回到家中。

小辫子出现过几次,话不多每次点到即止,十分会做人,交情日益渐深。

倒是白轩,自从上次喝酒后,就再也未出现过。

或许,真被他老子打断腿了?

很快,两月时间转瞬即过。

这天刚钦点完,柳壮壮就派人来寻他,刚进院子,就听一声‘碰’,灰尘飞扬,石子崩飞。

柳壮壮站在院中,衣衫鼓荡,气血如虹,似一头发狂的巨熊,一双巨目猩红。

“到底怎么回事,是谁在帮周源他们?”

“柳师兄,我们也不知道,但这几日周源他们猎杀的异兽,多了很多,而且异兽的品质,也非常高,现在咱们已经落后,再这样下去,只怕前三都进不去。”

黄生站在一旁,额头冒汗,魁梧的身子如同一个受了惊吓的女人,居然微微发抖。

院中也无其他人,任秋进来的时候,自然引起两人注意。

柳壮壮猩目一转,呲牙一笑:“任师弟,话你也应该听到了,不知你有什么想法?”

任秋不动声色,面色如常:“我能帮得上什么,柳师兄尽管说。”

“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武院之中我的人已经全部派出去,现下多一分力量,就多一分胜机,我希望你能参加狩猎,哪怕猎杀一头异兽,也是有用的。”

来了……任秋神情一紧,很快恢复如常,苦笑道:“可是,我实力微弱,怕是帮不上什么大忙。”

气氛刹那沉凝,如巨石压顶。

柳壮壮深深看了眼任秋,冷哼道:“怎么,你不愿意去?“

任秋拱手道:“只要柳师兄别嫌弃我实力低微就行。“

柳壮壮闻言,神色一缓,叹道:“事到如今,也不必隐瞒你,我和二师兄正在争夺去往定州宗门的名额,名额只有一个,就握在师傅手里,此次狩猎异兽,谁的人获得第一名,名额就归谁。“

“二师兄现在人虽不在县里,但定是派了助手过来,否则不可能胜过我,此次咱们只许胜,不许败,一旦失败……不但我的日子不好过,你们也逃不了。“

“此事本不该告诉你,但我现在正用人的时候,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任秋拱手辞别,回去做准备。

待他走后,柳壮壮瞥了眼黄生:“到了山里,找个机会把他信息透漏给周源。“

“柳师兄,我知道该怎么做。”

……

该来的还是要来。

任秋吐了口气,站在院中,凝神观想,那枚虚幻小剑,此时几乎完全凝实,如同真实存在,不时震颤,引起周身血气激荡。

还差一点点。

双手平平摆下,手指一勾,一道寒光跳出,带出一股惨烈的杀机,如游龙般舞动,

残缺剑谱上的剑术,以诡异为主,重技巧和杀伐,本就不是一种高深剑术,只要掌握发力技巧,出剑时机和出剑变化,普通人埋头苦练,时间久了也会练成。

而任秋已经练了半年之久,已然把其中关窍了然于心,并且随着他步入气血贯体,剑术更加诡异,杀伐更是强盛。

现在欠缺的是实战经验。

但就算如此,单轮杀伐,哪怕院中普通弟子,只要不是气血如铅之境,他都有把握杀之。

虽然没有打过,但他有信心。

可这远远不够,不说柳壮壮,单是周源和黄生,已然气血如铅多年,具体隐藏多少实力和手段,不得而知。

现在的实力,遇上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虚幻小剑,是他唯一的希望。

月光清寒,夜色寂静。

任颖这小丫头,很懂事的早早上床睡觉,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任秋彻底把自己沉浸在剑术演练里。

一遍,两遍,三遍……

剑术越来越快,在月光下寒光闪闪,形成一条寒链,游走虚空,时隐时现,十分诡异。

剑器嘶鸣,剑光如练。

不知不觉,已然破晓,天际微亮,一缕淡金色的光芒,刺破云层。

鸡鸣四起,整个县城,在一片朦朦胧胧的晨雾中,宛若焕发生机。

“终于……完全凝实了。”

任秋手中短剑一顿,凝神观想,脑海中那枚虚幻小剑,此时全部凝实,青灰色的荧光流转,一股如电流似的感觉,传递周身。

一时间,浑身一颤,耳边好似响起千万剑鸣,心间明悟。

这是一枚,剑种。

一枚以剑术喂养,不断成长,具有无限可能的种子。

也是他最大的依仗。

缓缓睁开眼,吐出一口气,一条白色长练,如箭一般,蹦出两米远。

“嗡~”

手中一动,短剑嘶鸣,发出沉闷的声音,随手一挥,瞬间划破空气,速度至少增加了三倍,仿佛没有什么能阻挡,一剑就能割裂。

搬运气血,身子瞬息而动,如脱兔般在院中挪腾,手中短剑似看不见的灵蛇,只听到声音,却不见剑形。

院子竖立的几个木桩,刹那粉碎,如同被巨大的力道,给撞击。

一套剑法演练完。

横剑而立,定眼看去,短剑居然以极快的速度,在震颤着抖动着。

这是……三倍增速?

不对,不单是三倍增速,这股震颤更以一息三颤的速度,在极速割裂。

“还有,这枚剑种,自发的震颤,居然能带动血气?”

再次搬运气血,气血以三倍速度,在体内流转,如同奔腾的河流,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甚至产生了一丝丝刺痛。

在他感知中,自己肉体一些潜藏在深处的杂质,都在迅速排出,一条条神经脉络在破裂,却又在气血的修补下,重新搭建,每一次搭建,都比上一次更加坚韧。

本就坚硬的骨骼,甚至产生了松动,那股如电流般的震颤,直入骨髓,加速骨髓流动。

它在自我调整肉体?

他被这个猜想,吓了一跳,要知道他现在的体质,经过气血贯体的强化,比普通人高三四倍不止,神经反应速度,更是比普通人快很多。

这也是练武之人比普通人强悍的地方。

据他所知,气血如铅、气血如虹,都会有一次强化,越到后面越强悍,是普通人不敢想象的。

就好比,以他现在的实力,如若不用剑,赤手空拳能博杀十余众,气血如铅更能以一当百,凶悍无匹。

至于气血如虹,披上铁甲,一人挡千人也不是不可能。

但根本上,气血运转速度,三个境界都是一样的。

听说,一些拥有传承的秘法,可以提高气血运转速度,从而爆发更强的实力。

但此种秘法,珍贵程度,几乎是无价。

“岂不是说,我现在自带秘法?”

深呼吸,强压着惊喜,感受着一股股震颤,从骨髓蔓延全身,每时每刻都在增强肉体,仿佛没有止境。

“咕噜~”

肚子一叫,接着一疼,任秋面色一变,拔腿就冲向茅房,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臭气弥漫。

……

木桶里清水晃动,映照出一个魁梧的年轻人,缓缓低头,望着那张坚毅的脸庞,咧嘴一笑,旋即倾倒而下。

“哗啦……”

收拾好行李,把两柄短剑贴身藏好,扛着小丫头迈出了院子,很快就到了白家。

自从上次酒后,白轩再也未出现。

但此次出城,自己可以不顾一切,但任颖却不得不考虑,让小辫子照顾,一旦他回不来,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放在武院,说不定会成为柳壮壮,拿捏他的手段。

种种考虑后,最终还是选择了白家。

虽然他和白轩,算不上朋友,但白轩这个人,至少表面上值得信任。

敲了敲门环,门房探出脑袋,打量了眼任秋:“你是?”

“老伯,我是白轩兄在武院的朋友,劳烦您通报一声,就说任秋有事找他。”

“找大少爷?”

门房纳闷,又瞧了眼任秋,摇摇头:“大少爷不在,去了定州。”

“定州?”

任秋心头一沉,道了声谢,准备转身离去,那门房喊道:“哎哎,年轻人,我记起来了,上次就是你背我家大少爷回来的?”

“老伯好记性。”

“任秋是吧?你找大少爷什么事,等他回来,我传达一声就是。”

“这个……”

任秋迟疑了下,道:“我近来有事需要出城一趟,本想请白轩兄替我照看下小妹,既然他不在,那就算了。”

“就这事?”

门房看了眼任秋肩膀上的小丫头,裂开嘴,露出一嘴黄牙笑道:“既然是大少爷的朋友,您要是不嫌弃,把这丫头交给我就行,到时候大少爷回来,我自会通报。”

任秋放下任颖,拱手致谢。

嘱咐了任颖几句,旋即大步迈出,走向武院方向。

此时天色大亮,武院大门早已打开,院内呼喝声成片,不时有非正式弟子出来,见了他都行礼。

定定看着武院,摸了摸腰间的短剑::“三倍气血的爆发,加上三倍震颤的剑术,到底有多强?”

“希望能给你们一点惊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