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剑种

第13章:出剑 中

剑种 半日蹉跎 6595 2020-11-22 00:39

  

  苍茫山野,林木高耸,枝叶茂盛,四五个身影快速移动,不时刀剑而出,披荆斩棘,开辟道路。

“这是鳞甲蛇的鳞片?”

“黄师兄,不是说是变异野猪么,怎么是鳞甲蛇,这可是堪比气血如虹的怪物,咱们遇上就是个死。”

贺天松面色微黑,神情凝重,喝道:“别吵了。”

“此地既然有鳞甲蛇的鳞片,说明这怪物就在不远,大家小心点,收敛气息,别惊动它。”

“贺师兄,咱们回去吧,鳞甲蛇可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贺天松眼角一抽,深呼吸,低沉着声音道:“咱们绕过去……鳞甲蛇一般晚上出没,现在大白天的,咱们只要小心点,不惊动它,不会有事的。”

“贺师兄”

“我说了,绕过去。”

……

任秋站在一块长满青苔的大石上,捏起一块巴掌大,沉重如铁,漆黑幽光的鳞片,暗暗咂舌,鳞片都这么大,身子怕不是有几十米长?

经过这大半月的狩猎,对异兽的了解也算全面,这类实力强大的异兽,都会划定地盘,轻易不会出去。

那为什么,黄生故意隐瞒信息?

翻身跃下大石,抛了抛手里的鳞甲,靠在石壁上,一只手隐隐贴着腰间,不经意的打量着周围。

贺天松扫了眼几人,吐了口气:“诸位师弟,走吧。”

说罢,率先而行。

气氛有些沉闷,几人神情凝重,肌肉绷紧,小心翼翼的往前探,再也不敢像方才那般,闹得动静那么大。

不过片刻,身上的衣服就被棘刺给划破,皮肤上一道道划痕,流出鲜血。

往南继续走了七八里地。

几人脚步一顿,迅速散开,前面两头异兽,正在厮杀,周围十几米范围,一片狼藉。

“贺师兄,怎么办,上不上?”

“等等看,不急。”

动静很大,大家越发小心。

很快,两头异兽就分出了胜负,胜利的那一头异兽,趴在尸体上啃食。

忽然,任秋注意到,不远处一处大树上,响起轻微的声音,接着就见几只羽箭刺破树叶,直射而下。

一声惨叫,本就伤痕累累的异兽,被被几只羽箭射伤,一声嘶吼,方要逃跑,七八个身影从高处落下。

刀光闪烁,异兽瞬间被杀。

“是周源他们。”

“他们怎么会在这……”

几人神经一紧,把自己藏得更深,丝毫不敢动弹,生怕被发现。

那边七八人,很快就把异兽清理,割除有用的异兽肉,装入一个袋子,为首的一壮汉,扫了眼周围,一挥手迅速离开。

“他们走了,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撤。”

几人缓慢后退,任秋故意落后,低下头按住腰间,他感觉到隐隐被窥视的感觉。

“哗啦……”

不过退了几十米,贺天松面色一黑,停下脚步,抽出兵器,死死盯住一棵大树上:“既然发现我们了,就不必躲藏了吧?刘师兄。”

“贺师弟,果然好警惕。”

一声大笑,七八个身影从大树上跃下,隐隐围住他们,其中为首的壮汉,他们都认识,武院排行第八,一身气血早就入了气血如铅,实力极其强劲。

贺天松深吸一口气:“刘师兄,不知此地是你们狩猎范围,多有得罪,我们这就离去……”

壮汉咧嘴一笑:“贺师弟哪里话,都是武院弟子,你我师兄弟,何必这么客气,茫茫山野,一呆就是半年,既然遇到不喝一顿酒,岂不是说我等招待不周?”

“走吧?贺师弟。”

贺天松神色阴晴不定,低声道:“刘师兄,武院规矩,你是知道的……”

“什么规矩?”

刘师兄满脸疑惑,又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你不会觉得,我们会杀了你们吧?这玩笑可开不得,哪怕在山野之中,一旦被察觉,师傅可饶不了我们。”

贺天松一咬牙,丢下兵器,其他几个人立即急了:“贺师兄,你……”

“都把兵器丢了,这里是他们地盘,我们逃不出去的。”

几人不甘,但还是放下兵器,他们到不担心自己安危,毕竟都是武院弟子,抬头不见低头见,大抵都有些交情,但一旦跟他们走了,此次狩猎,基本就别想有什么收获了。

任秋跟着丢下钢刀,不动声色的低下头,尽量让自己低调一些。

“这就对嘛……”

刘师兄走过来,拍了拍贺天松的肩膀:“几个月不见,贺师弟实力增长不小啊,居然能发现我们踪迹。”

贺天松苦笑,不敢动弹:“刘师兄,你就别取笑我了。”

刘师兄大笑,搂着他的肩膀,看了他一眼:“忘了告诉你,周源师兄也在不远……你也别觉得委屈,其实我们早就发现你们了。”

“走,带你去见周师兄。”

一行人往任秋他们来时的方向而去,不多久就见到一个个武院弟子,围着一个黝黑的大山洞,地面上撒着一层层不知名的粉末,外面更是堆着一个几人高的木材。

周源站在一棵树下,听着其他弟子的汇报,阴鸷的眼神一转,看向任秋他们来处。

“周师兄,你看我带谁来了。”

刘师兄带着几人过来,贺天松硬着头皮,上前见礼道:“周师兄。”

周源微微颔首,阴鸷的眼神扫了眼任秋:“既然几位师弟来了,就到旁边歇息,事后好酒好肉招待,不会亏待你们的。”

“任秋师弟,你说是么?”

任秋沉默不语,低着头不说话。

此时,一名弟子过来:“周师兄,都准备好了。”

“那就按计划行事,点火。”

随着他一声令下,一个个弟子从一个木桶里,拿出一块块方巾,捂在鼻子上,黝黑的洞外火焰炸起,木材被点燃,一股浓郁刺鼻的烟散开。

很快,浓烟被风吹得散开,笼罩数百米,其中一部分,更是被吹入洞穴。

“轰~“

不多时,地面颤动,不远树木倾倒,伴随着惨叫,让一行人神色一紧,刘师兄更是面色一变:“不好,鳞甲蛇有其他洞口……大家散开。”

“你们在狩猎鳞甲蛇?”

贺天松震惊,但无人回答他。

周源脚步一点,地面炸起一片泥土,身子就窜出数米远,抄起一杆钢枪:“刘叶,带几个人跟我上,缠住它……”

刘师兄闻言,看了眼贺天松,气血鼓动,胳膊瞬间炸起密密麻麻的青筋,抽出两柄巨斧,呲牙一笑:“贺师弟,可别乱跑啊,山里面野兽多,容易受伤。”

说罢,就窜了出去。

还不到时机,不能急……任秋调整呼吸,强忍刺鼻的浓烟,但气血已经在快速运转。

“狂妄,堪比气血如虹的鳞甲蛇,也是他们能对付的?”

贺天松面色如铁,不敢置信,同时又隐隐不详,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忽地脑袋一炸,脸色发白:“二师兄,回来了?”

“不可能,二师兄去往朗县,祭奠他父亲去了,并且守孝三年,怎么可能会回来……一定是我想多了。”

“但要是真回来,那该怎么办……三师兄可不是他对手啊,而且三师兄他还在县城武院……不管了,大不了投靠二师兄。”

想到二师兄的可怕,贺天松脸色更是惨白,甚至忍不住打哆嗦,其他几人闻言,也是一脸惊恐。

任秋心中一动,那一向神秘的二师兄,回来了?

……

一条三四十米长,粗如水桶,浑身暗黑色的鳞甲的巨蛇,盘成一团,吐出猩红的蛇信,一对幽暗的蛇目,冰冷地盯着下面渺小的人。

不远处,几个武院弟子,已经被砸成肉泥,血肉模糊,四肢分离,惨不忍睹。

“缠住它……其余人退后。”

周源钢枪一抖,刷出一个枪花,带起阵阵破风声,身子一跃三米多高,直刺而去。

战斗一触即发,大树倾倒,巨石崩飞。

就是现在……

任秋低下头,不动声色的后退,其余人正紧张的看着那边打斗,都没注意到这边。

和他一般动作的,还有其他几人,唯有贺天松,脸色阴晴不定,一动不动。

很快,几人退出了十几米,对视一眼,立即分开而逃。

都知道,一起跑目标太大,唯有分开,才能躲避追捕,总不能周源他们数十人,漫山遍野的追他们吧。

纵然有人会被追上,但肯定也有人能逃出去。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

……

那边刘师兄一斧子砍在大蛇身上,蹦出无数火花,旋即一翻身,躲开蛇尾横扫。

瞥了眼远处,道:“周师兄,他们跑了。”

周源头也不回:“这里有我,你带上几个人,把他们捉回来,至于任秋……杀了,头颅丢到黄生他们那边去。”

“杀了他?”

刘师兄迟疑:“师傅那边,如何交代?武院规矩,可是铁律。”

“以后二师兄的话,就是铁律了。”

“二师兄回来了?”

“不该问的话,就别问,还不快去……”

刘师兄强按心中震惊,忽然醒悟,为何周源要执意狩猎鳞甲蛇,旋即心头一热,狞笑着退后。

“柳壮壮,把柄给你了,你也该露面了吧?如果你还能藏得下去,那就只能再杀你们几个人了。”

……

……

(还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