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剑种

第8章:圈子 下

剑种 半日蹉跎 6367 2020-11-22 00:39

  

  柳壮壮所属的小院,已然来了十余人,都是正式弟子,笑声欢语,打趣热闹,一片和气。

任秋方才踏入,就有人喊道:“任师弟,来来来,这边坐。”

说话的是黄生,态度热情,丝毫不见之前的冷漠,把旁边的椅子拉开,招呼任秋坐下。

任秋应了声,满脸笑容,仿佛之前的不愉快,都不存在,在黄生的介绍下,与众人相识。

不一会,柳壮壮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五六人,抬着三个大木桶:“都来了吧。”

众人起身见礼。

柳壮壮挥了挥手:“还是老规矩,弄了些异兽肉过来……大家走的时候,都带上。”

“院里可没这福利,这是三师兄从自己月例里,拿出来给我们的,每月都有,你以后就知道了。”

黄生低声道:“记得,三师兄让我们往东,咱们就得往东,听话就行,少不了你好处。”

任秋微微点头,心里明白,这是把他当做柳壮壮的人,才会有的福利,普通弟子是没有的。

柳壮壮坐下,巨大的木椅发出‘吱吱’不堪负重的声音,大手放在膝盖上,扫视众人:“此次让大家过来,却有一事要说,近来院中准备大量收购异兽肉,兑换比例,超出以往三成……”

“不但如此,前三者皆有额外奖励,第一名获得一门拳法,第二名和第三名,获得师傅亲自指导,并提高院中待遇。”

“半年为期,半年后排名,由我和师傅判定胜负。”

众人哗然,满面惊喜。

柳壮壮咧牙一笑:“诸位,机会就在眼前,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柳师兄放心,我等自会多杀异兽,压过二师兄那帮人。”

“前三名,肯定是我们的。”

黄生喊得声音最大,余者大笑,纷纷拍着胸膛保证,擦拳磨掌,兴奋异常。

接下来,大家纷纷讨论,如何利用手头资源,获得最大利益。

任秋不说话,静静的听着,尽量多收集一些信息,很快就明白,异兽的由来。

异兽只是一种称呼,囊括所有兽类,乃是沾染了妖物的气息,从而发生变异的野兽,其血肉大多数有毒,但部分精华,却非常适合食用,补充气血,强身健骨。

最让他注重的是,异兽肉可以与院中,兑换药汤,五斤异兽肉兑换一碗。

难怪,老弟子并不在意,院中每日发放的汤药,原来是另有渠道,这些可不是非正式弟子能知道的。

心中略微火热。

异兽肉和药汤,区别太大,异兽肉味道冲,而且气血庞杂,不易于消化,而且效果没有药汤大。

一碗药汤,抵得上十斤异兽肉。

可见区别之大。

“任师弟,此次机会难得,到时候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不求争夺名次,只要猎杀几头异兽,也是大赚。”

黄生拍了拍任秋的肩膀。

任秋沉吟片刻后,苦笑摇头:“要让黄师兄失望了,我初入气血贯体,经验不丰富,只怕会拖累你们,此次就不参与了。”

“不参加?那就可惜了。”

黄生惊讶,旋即释然,点点头:“也行,哪天你想去了,提前跟我说下就行。”

“那就多谢黄师兄了。”

……

天色微暗,任秋提着十余斤异兽肉,刚走出武院,就有人上前道:“任师兄,慢走。”

任秋转过身,一瞧来人,却是与他同日考核的白轩,其方才就在柳壮壮的小院里,只是未交流而已。

互相寒暄,一番客套。

“任师兄,咱们也算同为新人,可要互相扶持,走走走,我请你喝酒去。”

“这……”

任秋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那就让白师弟破费了。”

春满楼作为县中最好的酒楼,一向是武院弟子的去处,两人要了间雅间,点好酒菜。

白轩给任秋倒了一杯酒,道:“任师兄,你的事其实我听说过。”

“哦?不知白师弟,指的是什么事?”

“还能是什么事,当然是五师兄的事,他那人你可得小心了,一向阴险狡诈,在院中不敢明目张胆,但要在外面,可就说不定了。”

任秋摇摇头:“白师弟误会了,我和五师兄,可没有什么矛盾,只是有一些误会而已。”

白轩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端起酒杯,抿了口:“春满楼的酒,花香阁的姑娘,天然居的菜,被称之为北山县三大特色,果然名不虚传。”

“以白师弟的世家,天天吃肉喝酒,对你不是难事吧?”

“你当我不想?”

白轩苦笑:“我十岁的时候,偷偷去了一次花香阁,女人身子都没来得及看,就被我家那位老爷子知道,派人把我吊在花香阁的柱子上,活生生饿了三天。”

狠人……任秋服气了,一个十岁敢玩女人,一个亲儿子往死里整。

白轩放下酒杯:“对了,我听黄师兄说,你不参加此次狩猎异兽?”

旋即不等任秋回答,又拿起酒杯滋溜一小口,吐了吐舌头:“这酒可真辣……”

顿了顿,好似无意的道:“不参加也好,免得无缘无故丢了性命。”

任秋神色一凝:“白师弟,此话怎讲?”

白轩‘嘿嘿’一笑:“方才不是问你,你和五师兄的事么,你不是说,你和五师兄只是误会,没有矛盾么?”

任秋眉头一皱,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说,五师兄要杀我?”

白轩瞥了他一眼,哼哼道:“我可没这么说,这是你自己猜的。”

任秋微微点头,垂下眼帘,捏着酒杯转了转,一口饮下,他并不感到意外,周源对他下手,是迟早的。

见任秋一直说话,白轩摸了摸下巴,纳闷道:“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

任秋抬起头,定定的看着他。

白轩无奈,拍了拍桌子:“好吧,我说……我是无意间听到黄师兄和柳师兄说的,他们要用你来引周源出手,到时候抓住把柄,向二师兄发难。”

“咔嚓~”

任秋手中酒杯粉碎,眯着眼睛:“黄生?”

“我白家在北山县也是大世家,生意广泛,哪怕在定州也有我家铺子,武院少不得和我家来往,所以他们也就没在意我,这才让我听到的,你可别说出去,不然我麻烦可就大了。”

“为什么帮我?”

任秋松开手掌,任由碎片落下,一丝丝血迹随着酒水,往下滴。

白轩撇了撇嘴:“老子最讨厌暗地里暗算人的,不怕告诉你,我十岁那次去花香阁,就是被人告发的,那人就是我亲弟弟……”

“嘿嘿,亲弟弟……不过也得感谢他,不然老子元阳泄了,如何练武?”

“你就不怕我说出去?”

“你会么?”

任秋站起身,拱手道:“多谢白兄。”

白轩摆摆手,喊来伙计,重新拿了一个杯子来,倒上酒道:“从那之后,老子可没少受老爷子的打骂,家里供给的资源也少了一半……”

“好了,不说我的事,说你吧。”

“你的事我也知道,其实你和五师兄确实没有矛盾,你只是柳壮壮的一枚棋子,想利用你来清理掉二师兄的人。”

“还有,你这段时间买的异兽肉,是从何蒙手中买的吧?你觉得,当时你一个非正式弟子,如何从一个正式弟子手中买到异兽肉的?”

“有人指使?”

白轩一拍手,道:“不错,老子找了个机会,套了何蒙的话,就是黄生指使的,就是让你顺利冲击气血贯体。”

任秋缓缓拿起酒杯,看着酒杯中晃动的液体,咧嘴一笑:“好深的计算,不愧是三师兄。”

“这你又错了,在三师兄眼力,你就不过是一蚂蚁,不过是他随手而为的,和你一般的人,也有不少,只不过你是最先突破气血贯体的。”

“三师兄和二师兄,到底什么情况,为何这般大的矛盾,师傅就不管?”

“这我就不知道了。”

三杯酒下肚,白轩就提起酒坛:“反正你听我的就是,这次狩猎异兽,你不要参加,在县里小心一些,有事就去白家找我……”

“老子生平最厌恶……这,这种下三滥勾当……不怕告诉你,任兄,我家老爷子在定州,替我打点好一切,再过一段时日,我就……”

“来……喝酒……”

白轩摇摇晃晃,说话含糊不清,双眼迷离,‘啪’的一声,倒地不起。

就这酒量……

任秋摇摇头,把杯中酒饮下,望着窗外暗下来的天际,一捏酒杯,顿时粉碎。

白家很好找,在北山县是出了名的大户人家,生意做得很大,几乎全北山县的人都知道。

任秋背着白轩,提起门环敲了敲,很快门耳里探出一脑袋:“你是?”

旋即那人一瞧,瞬间认出白轩,面色一变:“哎哟,我的大少爷……你怎么喝这么多酒,老爷刚从定州回来,你这……”

白轩一个激灵,酒意瞬间少了一半,哆哆嗦嗦的道:“我,我爹回来了?”

那人打开侧门:“老爷下午到家的,方才管家还来吩咐,要是你回来了,直接去老爷书房……”

“我……”

白轩面色都白了,转过头哭丧着脸:“任兄,你怎么就不劝着我点……”

“算了,不跟你说了,明天我肯定去不了,后天……后天估计也悬,你自己多小心。”

说罢,一溜烟的跑进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