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小说 穿越 大明武勋

第五十三章、金腰带

大明武勋 石榴的悲伤 6609 2020-11-22 00:06

  

  老实说,岳武的战术选择是没错的。

他的战略也是极其正确的。

岳家枪作为攻防一体的极致枪法,完全可以拖垮对方。

他也到了随心意的境界。

只需对方稍显破绽,岳武的杀手锏就会应运而出。

可是!

张破虏先前几次金腰带,真不是白拿的。

他并非是朱厚照传授了一套刀法,才能凝练武道意志。

张破虏的强大,既在于他无敌的爆发力,也在于他的刚烈。

更在于他一颗纯粹的、通透的武者之心。

除此之外,本届武试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件事。

就是张破虏的惊天神力!

这是一个能单凭神力就吊打柳一刀的存在!

所以,岳武下意识的诱敌,却被张破虏一把抓住了玄铁枪。

他想夺回来,却纹丝不动。

他想弃枪。

但弃枪之后,他还是那个无敌强者么?

武道意志大成与武技大成的区别,也在于此。

若岳武的武道意志大成,他不但心灵会发生奇妙的变化。

就连身体,也会被改造一遍。

因为,武道意志大成,看人看物看事,与普通人完全不同!

武道意志大成,更注重气机,更注重精神力,更注重能量的运行。

在张破虏的眼中,他根本无需关注枪!

他只需关注岳武的发力,就已经知悉了落点。

所以,当他握住岳武的枪之后,就已经稳操胜券。

这场比试,也落下了帷幕。

————分段————

飘忽、迷乱、行踪不定,凌厉、杀机无限,时而阴损、时而酷热、时而冷冽、时而暴起,就是薛翰给张破虏的感觉。

幸好张破虏掌握了气血观人的本事,也幸好他的心智坚定无比。

踏入武道意志大成,与其说还是人,不如说生命的本质得到了进化。

在张破虏的感知中,薛翰的气血、气机、能量不断变幻。

和张浚堂堂煌煌,如太阳般永恒炽热不同。

薛翰是千变万化的一团能量。

这让张破虏吃尽了苦头。

但张破虏巍然不动,只坚守一颗本心,坚守着武者最纯粹的感应。

他干脆闭上了眼睛,纯粹依靠心灵的指引。

于是,薛翰的种种魅惑手段,失去了绝大部分作用。

渐渐地,野战八方开始发挥真正的光彩。

一刀即出,有敌无我!

当!

双刀相击,薛翰身体剧震。

但一把弧形的小弯刀,鬼魅般地向张破虏袭击。

张破虏伸手一弹,小刀暴退。

下一刻,无影刀从另外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出现。

张破虏立即还击。

但是,这是虚招。

可张破虏微微一笑,毫不顾忌无影刀以及那把小刀的威胁,整个人对着薛翰就是一撞。

薛翰感觉,一座大山……或者是一头顶天立地的巨兽,猛然压塌过来。

“破虏,你小子耍赖!”

“你要这样,我用跑的啦!”

张破虏憨憨地笑了笑,他的武功将薛翰吃得死死的,但薛翰将他的轻功也吃得死死的!

双方之前约定,张破虏不许用神力,而是用刀法。

薛翰也不许用无影刀的鬼魅步伐。

否则,张破虏追上天,也追不到薛翰。

这架还怎么打!

更何况,薛翰不用这套步伐……委实是张破虏占了便宜。

但薛翰早已不在乎输赢。

这场战斗,他就一个目标,磨炼自己的刀法!

以期臻至更高的境界。

朱厚照很想打击两个不要脸的家伙。

好好的一场比武,竟然被这两个家伙玩成了表演赛。

偏偏,这两个家伙还赖着不下来!

这两个家伙,已经打打停停了三次。

也把规则修改了三次。

宣府无数的官兵,傻乎乎地看着两个少年英雄,一会儿发动暴烈的攻击,一会儿停下来脸红耳赤地撕逼。

————分段————

这场武试,按照道理说朱厚照应该满意的。

但作为这个世界最顶级的武学大师,他是不满意的。

他唯一满意的一个高手,就是张浚。

若非张浚想给张破虏一个出头的机会,根本轮不到张破虏。

因为,张浚已经达到念动即刀动,随意即绝杀的地步。

他是百分百从战斗中成长的强者!

他的境界才真正接近圆满!

而武试的氛围,在张浚眼中,与朱厚照眼中,和过家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没有杀人的武技,纯粹就是华丽。

只有经过惨烈的搏斗,残酷的绝杀,剩下的才是武道真谛。

人族至刀耕火种以来——刀,从来就只有一个目的!

杀人!

所以,张破虏与薛翰二人,到最后也想明白了!

无规则胜出,才能决出真正的第一!

此时,比试的氛围才真正严肃起来。

双方的刀,都是朱厚照所赐予的神兵利器。

双方的刀法,也是朱厚照所传授。

双方,也尽是朱厚照的发小。

双方的性格,一个刚烈,一个坚韧。

双方的经历,完全不同。

但双方相同的,是一颗同样向往武道的心。

为了武者的荣耀,为了驱除鞑虏,为了护我河山。

他们从小,就立下誓言。

此身,必为国前躯!

此生,必为国前驱!

二人的目光,近乎在同一时刻亮起来。

光芒大盛!

二人的手,也近乎在同一时刻举起来。

为了理想,为了先祖,为了家国,为了身后的稚子,为了淳淳教诲的母亲,为了无数的族人。

也为了大明武勋!

战!

二人再不相让,于同一时刻双刀交击。

叮叮叮叮!

刀锋在同一时刻,连续上百次交击。

张破虏的手,与薛翰的小刀,也你来我往,持续不停。

一个截、削、刺、劈,另一个弹、点、戳、截,好不精彩!

更精彩的是,双方近乎同时化为鬼魅的身影,同时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嘭!

二人交击,二人后退!

“果然没错,殿下说你是个小蛊惑,评价得入骨三分。”

“你不是说没学方氏步伐么,哪里来的?”

张破虏大嘴一咧,也笑道:“翰哥儿,你的截道呢,又是啥时候学的?”

“想忽悠小爷,没门!”

双方同时一瞪眼,又有些好笑。

二人正要抓住机会对喷,忽然就传来一声爆喝:“你们要再不好好打,本宫立即取消你们的冠军资格……”

老实说,在这一刻,朱厚照才真正建立了地位。

他在众小霸王心目中无可比拟的地位!

这一次,连薛翰也没发现。

因为,二人噤若寒蝉,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这两个活宝,于此时才真正摒弃了杂念。

才真正进入了决斗的状态。

这场比斗,从早上一直到下午,一直到傍晚。

二人互不相让,却又手下留情。

胶着的状态,一直持续。

直到某一次,张破虏再一次突破!

他率先突破了!

大手如蒲扇一张,完全无视薛翰的刀锋,一把抓住了薛翰的肩膀。

登时,薛翰动弹不得。

至此,张破虏胜出!

武试的冠军,也寻获了他的得主!

金腰带,再一次回归张破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