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幻 从锦衣卫开始无敌

第十六章 复仇任务

从锦衣卫开始无敌 亡命客 6584 2020-11-21 20:11

  

  贾星汉此言一出,卢青等三人俱是面色一变。

“大人!此事最好从长计议啊!

那皓阳宗可是府级宗门,玄液境高手少说也有十几人,听说皓阳宗的宗主还是玄液十重的大高手!

眼下除了大人您,我们都还只是元海境,可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顾正光急忙劝说。

冷闯却是比较冷静,摇摇头道:

“大人应只是想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毕竟宗门收敛的资源可是极为丰厚!

再者,我等这般多人齐上山门,他们哪里敢真的对我等出手?

若是有个好歹,不出两天,他们的山门便要被踏破!”

众人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么个理儿,当下心中都是一松,贾星汉更是调笑起了冷闯。

“哟,冷哥儿现在是越来越不知金珍贵了啊!”

“哈哈哈……”

几人都是放声大笑,因为冷闯向来都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主儿,但自从那日表了衷心之后,话语却也日渐多了起来。

面对众人的调笑,冷闯面容依旧古板像是面瘫,但眼底却是流过了一抹温和的笑意。

“不,此番本衙便是要将那皓阳宗,彻底踏平!”

上官无敌语气冰寒,几人的笑声顿时被扼停。

四人对视一眼,见自家百户如此姿态,明显不是开玩笑,也不敢再劝。

虽然心中有些复杂,但却都安静下来,开始在马背上检查擦拭起武器来。

他们不知道百户大人是不是请了家族的援兵,还是因为愤怒而纯粹想要报复。

但士为知己者死,哪怕深知此行很有可能会丧命,他们也只能一往无前!

上官无敌也不解释,不过此番他之所以如此急切的想要找皓阳宗的麻烦,不仅仅是因为无尘道长的存在,更是因为一个限时任务的发布。

“限时任务:复仇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皓阳宗出动门人弟子刺杀宿主,此仇不报,怎为大丈夫?宿主应雷霆扫灭其宗,以震慑世人!

选项一:三日之内

奖励:地级上品刀法《阴阳刀壁》、地级中品身法《八步云霞》、地级顿悟卡3张、玄级顿悟卡10张、玄级极品森罗刀、黄级下品锦衣卫套装300套

选项二:三月之内

奖励:地级下品刀法《金乌刀法》、玄级极品身法《踏雪无痕》、玄级顿悟卡3张、培玄丹2瓶、凝气丹10瓶、锻体丹50瓶

选项三:一年之内

奖励:玄级中品刀法《罗汉刀法》、黄级极品身法《柳絮身法》、凝气丹3瓶、锻体丹10瓶”

之前在任务出现的瞬间,他便直接点选了第一项。

且不说刀法和身法都可以将自己已然落后的短板弥补上来,即便是冲着那些顿悟卡他也不会有什么犹豫。

这东西可不仅是他自己能用,他也能够让他人使用。

而今卢青等人都已改换功法,但都还没有入门,如此下去可跟不上自己的步伐,顿悟卡却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装备的奖励亦是十分不错。

大盛王朝的炼器师比之炼丹师水平还要差了一筹,因而入品级的装备十分稀缺。

即便以他在家族的出身,也只是有着一把玄级下品的战刀,以及一件黄级上品的内甲。

而在锦衣卫中,所有力士、小旗、总旗的衣物武器等也都只是凡器中的精品,就连手持的元弩也未曾入了品级。

只有升了百户,才能被赐下一套黄级下品的装备,包括衣物、战刀等。

倘若他手下的锦衣卫尽皆装备黄级下品的套装,那战斗力足以提升五六倍!

……

朝阳府,潼阳郡,柒含山。

柒含山山势高耸,因多红柒树且树叶上凝结的露珠极为甘甜而得名。

此山主脉高度超过三百丈,冬春季节时常可见云海之胜景,乃朝阳府排的上号的名山。

而它被很多人都熟知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占据着此地的一个宗门——皓阳宗。

皓阳宗乃是朝阳府唯一的一个府级宗门,门中正式弟子上千;

更有一些潜力耗尽脱离了门派进入世俗各业的人员,又或者是创立了小型家族,在整个朝阳府的影响力都很大。

三日后便是皓阳宗五年一度大开山门招收新弟子的时间,因而柒含山附近已是热闹非凡。

尤其是柒含山山脚下的柒含镇,十几个客栈酒楼都早已住满。

这其中,既有想来看热闹的江湖人,也有前来准备观礼的其他宗门或是世家子弟,甚至还有一些官府中人。

虽是离着山门大开还有三日时间,但此刻的柒含镇,三教九流、奇人异士,已有大半汇聚于此。

午时刚过,一队五十余人的队伍风尘仆仆而来,于酒肆简单吃饭修整了半个时辰左右,这行人便再度动身,看那方向,却正是直奔柒含山皓阳宗而去!

眼见到这一幕,许多心思机敏的人已然来了兴趣,遥遥的跟在了后边。

而随着消息不断传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神情激动的紧随其后。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那五十几人的装束!

锦衣卫向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而且王朝为了抑制宗门,从来都是将锦衣卫作为屠刀。

所以,锦衣卫与宗门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剑拔弩张,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是一场波及甚广的血战!

这眼看着皓阳宗就要山门大开招收新弟子了,锦衣卫却偏偏就赶在这个档口跑了过来,若说没有猫腻,谁信?

柒含山山脚,一道高三丈、宽十丈的石玉质牌坊静静耸立,牌坊前方则是站着二十个一袭白衣、腰挎利剑的青年。

这些青年十人一组分成两排,呈“八”字形站立,表情古井无波。

微风吹动衣摆及脑后发髻下束着的白色绸带,倒真有一种武道高人出尘脱俗的高雅风采!

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这十人俱是眉头一皱,脸上表情都有些不悦。

“当真是好大的胆子!明知我皓阳宗纳新祭礼召开在即,方圆五里不可纵马走兽的严令也已下达,竟然还敢如此张狂!

师兄,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待会儿一定要先给他们一个教训!”

一个雀斑脸青年看向中间的大耳男子说道。

那男子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师弟所言不错,眼下外来观礼之人已是极多,我等站于此处便是代表着宗门颜面!可不能被人瞧了笑话。

敢不听严令肆意纵马,不论是谁,都要受到惩戒!”

过不多久,远方的人影已是清晰可见。

然而,待得看清那些人的装束之后,十人却再也没了之前的镇定,眼中俱是有着惊疑不定之色。

不过他们也并未害怕,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对方有直接大开杀戒的可能,若不然,也不会只来数十人吧?

“昌北,你速去向门中传递消息,就说有五十余锦衣卫不请自来!”

“是!师兄!”

“其余师弟,都打起精神来,我等可不能在锦衣卫面前弱了阵仗!”

“是!师兄放心!”

余下的八人俱是狠狠一点头,此刻心中却都莫名的有些兴奋起来。

若是今日他们能够挫了锦衣卫的面子,那以后岂不是要出名了?

然而,眼看双方已然靠近到了百步的距离,但对方竟还没有丝毫要降速的意思!

“这、这,他们想干什么?师兄,师兄快想想办法啊!”

大耳男子此刻脸色亦是有些发白,五十余全副武装的锦衣卫策马全速冲击而来,那种威势又岂是等闲?

不过一想到宗门的残酷惩罚,只得硬着头皮放声大喊。

“诸、诸位大人,还请停马留步,我山门还未开啊!”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道不带丝毫感情的冷漠喝令声。

“无须废话,一路杀上去!一个不留!”

“诺!”

便在这一令一应的档口,五十余道身影已然纵马而过,只留下九具死不瞑目的尸体,以及被喷溅的献血所染红的白色牌坊!

百余息后,开始不断有人影自远处靠近过来。

但当看清场中的情形后,所有人却俱是被吓得面色发白。

“这、这、这……”

“嘶!锦衣卫这就大开杀戒了?”

“这、这怎么可能啊!就算锦衣卫要拿皓阳宗开刀,可也不至于只让这点人来吧?”

“是啊,区区五十来人,这还不够皓阳宗塞牙缝的呢!”

“这把守山门的弟子都已经被杀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也是啊,不过这事怎么看怎么玄乎啊,这事先也没听说皓阳宗犯什么事啊……”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却都像是置身于云雾里一般,根本想不通事情的内情。

此时,一个老者在查看了九人的伤口之后,却是忽的眼神一闪,口中发出了惊呼之声。

旁侧有注意到的人不由好奇。

“庄老,怎的了?”

那老者长吸一口气,按捺下有些起伏难平的心,惊疑不定的开口道:

“难道尔等未曾发现吗?这九人俱是被人一刀便干脆利索的斩杀!

而再看刀口的角度,以及旁侧的马蹄印,这些足以说明这九人分别是被九个不同的人在错身而过的一瞬间给取了性命!”

众人不由愣然,还是没能弄明白老者的意思。

“这又怎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