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幻 种田系领主

067 我全都要

种田系领主 善E之 4052 2020-07-31 17:08

  

  从老虎的残余上移开目光,老道士认真地打量起自己眼前的这个俊俏公子。

光是一眼,他就感觉出了陈飞的不凡。

一张俊朗清秀的脸孔,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一双凤目顾盼生威,鼻梁高挺,薄唇紧闭,黑亮的长发披散在两肩,玄色衣袍随风飘扬,说不出的洒脱,俊秀,好一位翩翩少年郎。

老道士更是从陈飞身上感觉到一股丝毫不弱于自己的气势,面对他好像在面对一轮灼灼大日,酷热又温暖;又像是天上飘荡的云朵,自由洒脱;又像是一棵参天巨木,生机勃勃。

好一个人物!

哪怕是以老道士的见识,看到陈飞都不由得赞叹了一句。

尤其是年纪轻轻的陈飞,身上的气息还在他之上,让玉阳不由得多想了一些,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在下青莲观观主玉阳,这是我的徒儿玉成,贵客上门,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但玉阳面上,还是滴水不漏地露出让人舒服的温和笑容,亲切地和陈飞打着招呼,仿佛是真心真意地欢迎远道而来的贵客。

“来来来,跟我入观中一坐。”

玉阳老道殷切地拉着陈飞的手,带着陈飞往青莲观中走去。

陈飞没有抗拒,他也想打探一下这玉阳老道士的虚实。

从他的感知中看,整个青莲观的地盘,除了他面前的一老一少有些气势,其他的人都是一些没什么本事的难民。

只要能解决了这两个人,整个青莲观的这些人就能被他轻易地纳入掌控。

根据哥布林斥候侦查到的消息,这个青莲观的地理位置十分不错。沿道观一直走,要不了小半天的功夫出了山林,就是一座县城。

不像余慕白他们出山的道路,距离县城十分遥远,都有一天的脚程。

这也是为什么青莲观能收拢到这么多难民的原因。

当然要是陈飞手下的哥布林碰见了难民,因为种族的原因他也不敢收。

五个农民留在寨子门口,陈飞跟着玉阳老道跨过杂乱的营寨向典雅古朴的青莲道观走去。

一路上看到,营寨中的凄惨情景,陈飞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疑惑地望向老道。

心中却是大喜,这事老道办的漂亮极了。

“这都是我这个不争气的徒儿办的,太差了!我也正在教训他,让贵客见笑了!”

玉阳老道恨其不争地叹息道,面子上也有些不好看。

陈飞哪里相信他的鬼话,在玉阳老道士的眼皮子底上还能办成这样。

估计是老道士的刻意的吧,不然稍微提点一样也不至于将营寨管理到这个地步。

不由的,玉阳在陈飞心中的评价降低了不少。

三人一同来到道观门口。

这座道观并不大,周围的墙壁上也是布满了青苔,加上周边成荫的绿树,站的远一点,根本看不到道观的存在,似乎适合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走进观门,里面的地面打扫得十分干净。

三人走入观中,陈飞就看见道观的大殿中央供奉着一座青莲道人的神像,服饰打扮隐隐与玉阳道长有几分相似。

走入大殿,陈飞仔细看着神像,感觉到了一丝不同。整个大殿中充斥着一种阳和圣洁的气息,隐隐将大殿与周围的天地隔绝开来。

“这是什么东西?这方秘境独有的法术?”

陈飞心中满是疑惑,但也没有从脸上表现出来。

他接触到秘境中的修炼体系,只有余慕白的那本《九阴尸爪》,还有逃兵带来的一点武术,不过是一点皮毛,哪能分清楚这大殿中是何种东西。

当下,陈飞也只能当做一切大殿中的特殊气息不存在,慢慢观察着青阳老道。

“陈道友,请坐!成儿,把我房里那罐珍藏的茶叶拿出来,给道友泡茶!”

玉阳道人招呼陈飞在殿前的石桌前坐下,大声吩咐他的徒弟到。

“师父!知道了!我这就去给二位泡茶!”

玉阳道人的徒儿应了一声,向大殿之后走去。

“麻烦了!”

陈飞默认了玉阳道人道友的称呼,客气地说道。

“不知道,道友来我这小观有何贵干!”

玉阳道人见到陈飞没有反感道友的称呼,刚好将徒儿支走,也就不在遮遮掩掩,开门见山地问道。

玉阳道人说话的时候,双眼紧盯着陈飞的一举一动,有些枯瘦的手将拂尘捏到紧紧的,浑身紧绷了起来,蓄势待发。

只要陈飞有一丝不轨的动作,就是拼了自己一条老命,玉阳道人也要将陈飞留在这里。

附近的道人,作为东道主的玉阳没有一个不熟悉的。就是被陈飞打死的老虎,他也摸探过底细。

可是,陈飞这样实力的道友却是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是敌是友,尚且未知,玉阳道人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

虽然对青莲观这片地方有不轨之心,陈飞也不会傻傻地表现出来。

当他看到玉阳道人的举动之时,连忙摆手表示自己的善意。

“道长,我来此处绝对没有恶意,我只是想……”

“轰隆”一声。

在陈飞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青莲观的大殿中,凭空出现了七七四十九个绿皮的哥布林。

“罗汉伏魔!”

一声轻喝,在玉阳道长反应过来想要动作的时候,七七四十九只哥布林身上金色的光辉涌动,瞬间构成了一座降妖伏魔的大阵将陈飞和玉阳道长一起笼罩在内。

玉阳道长虽然有所准备,但依旧被这七七四十九个九品哥布林构成的伏魔大阵镇压得丝毫不能动弹。

“不!”

玉阳道长目呲欲裂,鼓动着全身的法力修为想要撼动笼罩在他身上的佛力金辉,却如同蚍蜉撼树,丝毫不起作用。

同样沐浴在佛力光辉下的陈飞丝毫不受大阵的影响,身上气息与大阵浑然一体。

陈飞看着被佛力光辉渲染得成为一个金色雕像的玉阳道长,五指慢慢捏成一个拳头,嘴角微翘地继续说着他刚才未说完的话。

“我只是,想要整个青莲观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