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幻 玄幻:我真不是反派啊

第25章 摆摊卖丹

  

  叶连城与葛叶两人都购得物品后,虽然鬼市上还有许多千奇百怪让他们两心动的东西,但钱包羞涩的他们只得去寻找这次鬼市之行的目标。

炼丹师共九品,一品为学徒,二品之后才能被称为炼丹师,而三品则是炼丹大师。

三品炼丹师对于世俗王朝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助力,更别提铁剑门了,叶连城记事以来见过的也顶多就是二品炼丹师,可想而知这个突然出现的三品炼丹师对鬼市的冲击力有多大。

葛叶打听而出,这三品炼丹师脾气古怪,在鬼市上出现时也没有固定的摊位,但只要按着人多的地方走,就准没错。

两人找准一个方向后,周围带着面具来鬼市的人果然越来越多,叶连城猜测其中大半都是为了那个三品炼丹师来的。

三品炼丹师么?叶连城嘴角勾起,只要自己见着就能确认他的身份了,希望到时候不要让自己失望,白来一趟啊。

周围的小摊越来越少,但人流量却在不断增加,终于到了最后,叶连城与葛叶竟然都被一堵人墙给堵住了。

“熊二,这人是不是太多了?”叶连城皱着眉头问道,他们面前背对着他们站着一群人,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是不是都是来找那位三瓶炼丹师的,不过这人确实太多了。”葛叶道,这又是他收集的情报以外的事情。

似乎听到了两人的议论,他们面前一位身材瘦小的黑袍男子回过头来,好心的解释道:“两位是前些天没有来鬼市吧?”

见有人搭话,叶连城回应道,“我们确实有一段日子没有来鬼市了。”

葛叶心里疑惑,大师兄为何要这样说,我们不是第一次来鬼市吗?

瘦小的黑袍男子声音嘶哑,看样子年龄不小,他继续说道:“就在前些天,那三品炼丹师向外通知,今晚过后他就不会再来鬼市了。”

嘿,好巧不巧,让自己给赶上了他最后一次来鬼市,若不是临时计划有变,自己明晚才会来这里。叶连城心中暗自思索,巧合?还是天意?

“多谢前辈为我们二人解惑!”叶连城拱手道谢。

黑袍男子摇摇头,“我也只是前来碰碰运气,看看自己能不能抽中号。”

“抽号?”

见叶连城与葛叶十分疑惑,黑袍男子耐着性子为二人解释一番。

原来三品炼丹师的名气越传越大,到后来很多人来鬼市就是为了向三品炼丹师求取一枚丹药,来的人很多,但每天练出的丹药却有限啊。

后来据说那炼丹师想出了一个法子,向每一个前来求丹的人发放一个不同的号码,最后再抽取100个号码,被抽中之人便可以购置丹药。当然为了防止抽中后却又不购买,每个拿到号码的人都需要交纳一块下品灵石。

叶连城心中了然,真是好暴利的敛财手段,看周围这么多拿着号码的人,这不就白白赚了上百枚下品灵石?

好在周围还没有黄牛这种生物,不然这炼丹师真的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熊大,我们这下该怎么办,要去买号吗?”葛叶问道。

“买号就算了,不用白白浪费那两枚下品灵石,再说我们来着又不是向他求丹。”叶连城开口道,他心中已经有了应对之计。

“熊二,你去买一块油皮纸,我们就在这儿摆摊。”叶连城对着葛叶吩咐道。

葛叶啥也没问就去寻油皮纸了,他知道自己这个大师兄每次总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自己照做就是。

不一会儿葛叶就抱着一卷油皮纸,屁颠屁颠地来到叶连城的面前。

“熊大,我们卖啥呀?”葛叶一边在地上铺着油皮纸,一边问道。

“卖丹。”

叶连城从怀中掏出一颗乌黑的泥丸放在了摆好的油皮纸上,随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葛叶挨着叶连城坐下,看着油皮纸上孤零零的那枚泥丸,葛叶总觉得脸皮有些发烫,早知道自己就买小一点油皮纸了。

周围许多人听说叶连城要卖丹,本还有些兴致的在一旁等待叶连城要摆出的货物,但叶连城掏出那枚泥丸后,都纷纷摇着头走开,只当叶连城是想哗众取宠罢了。

将才为他们耐心解释的那位瘦弱男子,见状还想上手去瞧一下那枚乌黑的泥丸,却被叶连城用手挡住。

“不好意思啊,这丹药上手之后药效会减小。”叶连城带着歉意地解释道,好意对自己的人叶连城并没想过用恶意回报。

瘦弱男子嘿嘿一笑,只觉得有趣,站在原地仔细看了一会儿后,没有瞧出什么名堂,只当是一位有趣的年轻人,就离开继续去等三品炼丹师摇号了。

“熊大,这丹药是啥呀?我看着怎么那么像一枚泥丸啊?”葛叶忍不住道出了心中疑惑,他很怀疑这枚丹药是叶连城顺手从地上扣下来的。

叶连城瞪了葛叶一眼,“你懂什么,这枚丹药绝非凡品。”

其实自己当初第一次在黝黑汉子摊上看见这枚丹药时,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暴露了,是萧凡故意戏耍自己的把戏,因为这卖相实在是太难看了,别说服用,正常人都不会把它与丹药联系在一起。

叶连城闭上了眼睛,盘腿而坐的他抓紧时间汲取灵气淬炼体魄,他知道鱼儿上钩还要一段时间。

葛叶见此先是取出了金丝软甲,一阵摩挲后,觉得无聊,也闭上眼睛,有模有样的开始修炼。

许久后,一声通报响起。

“今日丹药已售罄,老朽即将离开鬼市,各位日后有缘再见!”

周围的人沸腾开来,有人抱怨自己没摇到号,有人则是可惜三品炼丹师不会再来了...

议论纷纷的人群突然慢慢散开,让出了一条道路出来,一位黑袍长发戴着夜叉面具的男子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周围的人纷纷以礼相待,说这些恭维的言语,夜叉面具炼丹师则微微点头以示回应。

“你们怎么还挡在这里,没看见大师要走了吗,还不快快让路。”一人对着挡在路中间的叶连城小摊不满道。

被人群包裹着的炼丹师也注意到了这里,他随意的一瞥就准备收回视线,没想到看见油皮纸上的那个物件后,眼睛却怎么也挪不开了。

这件东西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