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小说 现代 穿书小作精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二十九章 你说我能不能随心所欲

  

  翌日,天压得灰蒙蒙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塌陷下来,而段家在黑云未狂之际就先一步掀起了狂风骤雨。

“爸,你为什么要给傅承邈发请柬?那是我们段家的家宴你请一个外人来像什么话?!”

段星洲一早到公司知道了这个消息直接就又折回来了,就连来给他送早餐的陆斯晴也一并跟着过来。

她挽着段星洲的手,已经看见段恭廉脸色差到极致让她担心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星洲,你冷静一点,好好和叔叔说。”

“你让我怎么冷静?傅承邈来参加家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段家已经是接受了他,这样日后岂不是他能够名正言顺的和自己争夺财产了?

段恭廉对儿子的粗鲁无礼感觉到了愠怒,他肃着一张老脸,面容虽然保养得极好但也抵不过生气带来的扭曲。

“傅承邈是我的儿子,怎么,难不成他身上流着我的血还不是我段家的人了?”

段星洲心底一沉:“他姓傅啊!况且您也不问问他到底认不认您!”

“星洲!”陆斯晴意识到段星洲说过了头,她赶紧把人往后拉:“叔叔抱歉啊,星洲最近压力大上火了才这样的,他不是故意的。”

看见陆斯晴这让自己满意的儿媳妇段恭廉的气才消减了一大半。

他轻叹一声,大早上的天气本就不好,他也不想让彼此的心情再更加糟糕了:

“好了,压力大今天就出去玩一圈别去公司了,至于晚宴的事情段家的主权还没到你做主的时候!”

段恭廉提步朝卧房走去。

段星洲似乎还是要上前去说个清楚,可还是被陆斯晴给拦了下来。

这一刻段星洲内心里的怒意和冲动是一点点地汇聚在他的拳头上,他咬着后槽牙,发狠地撑大眼睛盯着面前的一块石质地砖。

傅承邈,你休想从我身边抢走任何东西!休想!

航司,此时天空已经飘起了蒙蒙细雨——

慕今瑶今天的课比较晚,现在刚和一群人跑完步回来正好遇上了不远处新入职的乘务员。

她们见着一行酷酷的男人堆里混着一个女孩子,难免的会有恶意。

“是女机长耶,你说这好好的女孩子做什么机长啊,混在男人堆里真是的!”

“就是,之前还是大明星呢,也不知道换了个工作是不是图身边男人多。”

众人的话都是尖嘴薄舌,听得让慕今瑶必然是不舒服的。

只是她没打算同她们计较,在工资方面自己钱多多就行了。

不过,这时候倒是有一个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

“哎呀,你们好好说啊,我就觉着女机长特别酷,可惜我当时考不上,哎!”

顺着声音看去慕今瑶见着的是一个非常甜美的女孩子,也许这就是女孩子之间的相处方式吧,二人互视一笑便也算是有了好感。

之后的培训是一直进行到中午才结束的。

在慕今瑶终于要去吃饭的时候一个按捺已久的男.同事还是过来找她要了个联系方式。

“慕同学?”

慕今瑶抬头去,就见一张并没有什么记忆点的大众脸:

“有事?”

“那个我能找你要个联系方式吗?”说着同事推出了手机:“没别的意思,就是以后多个朋友多条路。”

说没别的意思才有鬼呢。

这些人一个个知道自己已婚都还敢凑过来简直是在挑.衅傅承邈啊。

她当然是不敢加的,想起那男人醋意大发的样子她就腿一软:

“还是不了吧,我老公会介意。”她笑笑,抱上书本就要走。

而同事似乎还是不愿意就此放弃,他跟在慕今瑶的后面纠纠缠缠:

“就是一个微信而已你老公应该也不...陆,陆教员?!”

慕今瑶被身前一道黑影阻隔也停下了脚步,一提眸就看见陆海一身深蓝教服板着脸站在他们面前。

她还是面无表情着,对后面纠缠的男人她早就感觉到烦躁。

“这位同学还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吧,慕同学已经拒绝过你了。”

对方被陆海拆穿没了面子,悻悻收回手机就自己去了食堂。

剩下他们二人的时候,慕今瑶才对他的解围表示了感谢:

“谢谢。”

“就这样?”

“不然你还要我怎么做?请你吃饭?”

“成交,公司门口有家店不错。”

......自己能是那个意思吗?!

餐厅——

慕今瑶和陆海到时这里已经坐了不少的员工,他们一般都是嫌弃食堂的饭菜腻了所以才来外面吃的。

众人见着陆海和慕今瑶在一起那眼神瞬间都变得不一样了,慕今瑶是看得出来,想解释,可人家没说什么自己这么做未免也太没必要。

二人落座,点完餐后身后刺耳的声音就传过来敲在了慕今瑶的耳膜上。

“你看啊,我就说这慕今瑶不简单吧?这么快就勾搭上陆教员了!”

说话的是早晨那些尖酸的乘务员,一听声音慕今瑶就分辨了出来。

毒辣针对的诋毁声中她的手放在桌面上轻蜷起来,凡事事不过三,她姑且忍着。

可身后的声音仍然继续着:

“我听说她在飞院里的教员就是陆教员呢,谁知道她进A航是不是别有用心,而且她之前在娱乐圈的那些事情都传开了,左右逢源做得可真是棒呢!”

又一次,慕今瑶的手蜷得更紧,陆海是个好脾气却也被那些流言蜚语气得不行。

他微微探头,看慕今瑶眉眼的小脸冷成冰山就问道:

“要不要去解释一下?”

“再给她们一个机会。”慕今瑶声色冰冷,像是凛冬之月发寒。

她不愿意刚换新环境就大动肝火,伤了和气之外也不值得。

可总有人不珍惜,偏就认为慕今瑶不出声是因为被她们踩中了雷点不敢开口。

“瞧瞧,这都不敢说话了,真不知道傅承邈这么优秀的男人是怎么能忍受自己老婆这么花的!”

‘唰——’

音落,慕今瑶抄起桌面上的水杯连陆海都没注意之时站了起来。

她气冲冲地来到嘴巴管不住的女人面前毫不客气一杯水泼在了她的脸上!

‘哗——’

“啊!”女人瞪大了眼睛尖叫一声,精美的妆容直接就花了:“慕今瑶,你以为你是傅太太就能为所欲为了吗!”

只见慕今瑶把杯子随意丢在桌面上,水杯躁动声中她双手抱臂,如深潭般的眼眸晾着傅太太就是能为所欲为的骄傲。

“巧了,就算是豪门贵胄见了我都得让三分,你说我能不能随心所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