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小说 现代 高冷女总裁的呆萌女秘书

第十九章,秦九忆医术惊人

  

  第十九章,秦九忆医术惊人

叮铃铃叮铃铃~

一声突兀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厢内响起,正在闭目养神的秦九忆猛地一下睁开了一双黑眸。

扫了一眼着急忙慌就跟手里抓着个炸弹似的想要关掉手机的温书澈,按了按太阳穴,十分认真的说“温书澈,你是五行克我吗?好歹也是你老板,你的上司,你就这么不想让我好过?”

秦九忆昨晚上熬夜工作到两点,今天还喝了那么多的酒,脑子,胃都罢工了,捂着火辣辣的疼的胃。

舍不得说重话,只能瞪她一眼,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就气不起来了。

紧了紧衣袖,两手捂着自己的胃死死地抿唇,因为越来越难受,秦九忆身上几乎被冷汗沁湿了。

温书澈接起电话,小心翼翼的撇了一眼秦九忆,小声道“喂,我是温书澈。”

下一秒,秦程沂那大喇叭似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到了温书澈耳里,那声音太大,几乎整个车厢都听到了。“喂小澈姐,我是秦程沂。我有事找你,你明天有空吗?”

温书澈明显的感觉到了秦九忆投来的目光,用手按在手机底下的喇叭上,“小秦总啊,明天周末要加班,你有什么事现在在电话里说吧?”

“嘁,肯定是我姐那个周扒皮,周末都不让你们休息。唉,本来我明天是毕业论文答辩,想邀请你来的。要不…你请假吧?明天我毕业论文答辩之后带你去游乐园玩儿,怎么样?”秦程沂不满的开始吐槽秦九忆,殊不知秦九忆听的一清二楚。

温书澈撇了一眼脸色越来越难看的秦九忆,默默替秦程沂祈祷,他就是不作就不会死。

想了半天,秦九忆听到了都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那温书澈就以为秦九忆不同意让她请假。

虽然很想看到秦程沂那个小屁孩儿穿上西装,站在讲台,认真严肃的开始他的论文答辩。

有些狐疑,那也算是秦程沂人生中重要的时刻了,那为什么他给她打电话都不给他亲姐打电话呢?

正想着如何婉转的拒绝秦程沂的邀请,秦九忆伸手一把抢过按掉了温书澈的通话,拿出自己手机点开和秦程沂的聊天对话框,快速打了几个字。

然后把手机重重的扔到座垫上,仰头闭着眼休息。

砸到座垫上的手机还没有息屏,温书澈一眼就看到了秦九忆打出的那几个字,以及上面秦程沂发给她的消息,估计秦九忆还没来得及看,秦程沂就把电话打到她手机上了。

秦程沂笃定温书澈来了秦九忆就一定会来。

明天我带着她来参加。

短短几个字,温书澈想那上面的“她”应该就是她了。

抬头看向秦九忆即使紧闭着眼额头还是跟着冒汗,明明车里开着冷气,但秦九忆胸前还是被汗水打湿了一片,

左手死死地按着胃的位置,温书澈心一惊,也顾不得电话什么的,连忙从座椅下拿出医药箱,从里面拿出胃药。

犹豫着要不要叫秦九忆吃药,秦九忆不爱吃药,不爱去医院,生病了都死扛着等她自己好。

温书澈倒出两粒药片,拧开一瓶矿泉水,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看秦九忆那难受的样子,温书澈也跟着眉头紧皱,戳了戳秦九忆的胳膊,“秦总,看你疼的那么难受,要不吃点胃药吧?”

秦九忆眯了一条缝,看到温书澈手心里的那两颗白色药丸,疼的实在难受。

接过水杯的手都有些颤抖,拧眉把药丸放进嘴里,一口水就咽了下去。

但下一秒秦九忆却又全数吐到了前面的垃圾桶里,秦九忆抿唇,脸色苍白,她估计她可能是胃病犯了。

她一直有胃病,很严重的胃病,但秦九忆控制的很好,药物调养,胃病最近倒是好了不少。

喝趴了那么几个男人,还是空腹,就算是铁打的也可能受不了。

抽出纸巾放到秦九忆手里,温书澈也顾不得秦九忆的狠冽,轻轻拍着秦九忆的后辈给她顺气。

吐了半天,也只是吐出来了刚才咽下去的药丸,起身水杯塞到温书澈怀里,朝前面司机吩咐“掉头去峰山医院。”

司机也看见秦九忆难受的样子,一脚踩下油门,车子直奔峰山医院。

……

“唉,秦总,挂号在这边。”温书澈朝一进医院就直奔电梯的秦九忆喊。

为什么她不走寻常路?

秦九忆好看的眉毛皱成一团,走进电梯之后,众人一看秦九忆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便没人敢踏进去。

腾出左手按住电梯关门键,寒声道“进来!”

秦九忆即使疼的脸色苍白,但她还是挺直腰板,面无表情的站着。

大着胆子伸出手扶住秦九忆,担忧的问“秦总你要是站不稳,扶着点我吧?”

“嗯”哼出一声鼻音,秦九忆还就真的伸手放到了温书澈的肩上,秦九忆不轻。

压过去几乎重量都放到了温书澈身上,温书澈一个踉跄勉强站稳,心里汗颜,不是谁都不能近身吗?

秦九忆你是认真的吗?

扶着秦九忆,跟着她说的方向,温书澈一路走到了校长办公室。

咬牙扶正秦九忆的身子,轻声道“秦总,是这里吗?”

秦九忆无声的点点头,大手直接推开校长办公室的门,连敲门这个程序都直接略过。

温书澈咋舌,现在病人找医生治病都是这么豪橫的吗?

温书澈被吓了一跳,里面正在办公的江秉恒也是着实被吓了一跳,开口就想叫保安,但定睛一看来着是秦九忆之后。

立即绽放出笑容,打趣道“哎呀这不是咱们临夯市最有名的青年企业家秦总吗?怎么,百忙之中抽空光临本院是有什么指教吗?”

撇了一眼江秉恒,一点也没有因为他是院长就有点尊敬。

秦九忆被温书澈扶到沙发上坐下,因为疼痛,说话有些气息不匀“江秉恒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浪费时间,我要##和####这两种药,快点。”

“你怎么了?这又是怎么的呢?”江秉恒这才发现,她脸色苍白,手还捂着胃,一边问,一边迅速打电话吩咐护士拿来秦九忆口中说的这两种药。

闭上眼,秦九忆感觉每呼吸一下都是莫大的煎熬。

秦九忆不说话,只有温书澈替她解释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秦九忆喊他名字的时候他是姓江吧。但看见他白大褂上的院长牌,一时:不知道该叫医生还是院长“哦,江医生……江院长,我是秦总秘书,秦总空腹喝了很多酒,所以胃病犯了。刚才吃进去了胃药,但是全都吐出来了。”

说完,温书澈上下打量起这个跟她差不多年纪,但是已经当上院长的人。

江秉恒……温书澈总感觉这个名字她在哪儿见到过,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想到这个医院的名字。

她顿时就想起来了,他……就是全市最年轻,但是医术最好的江秉恒,前两年成为院长,甚至直接跳过了主任这道程序。

经他手的手术,几乎很少有失败的,他的号已经到了有钱也难求的地步,江秉恒还攻克了好几个医术难题。

但……这些温书澈从报纸上得到的消息,却是无论如何无法跟面前这个嬉皮笑脸,和钟致江一样没个正形的男人联系起来。

就他这嬉皮笑脸,长的一张桃花脸,温书澈一看莫名就能把他跟海王和渣男联系起来,他那张妖孽的脸太有代入感了。

而且…他好像和秦九忆很熟的样子。

温书澈着实觉得,优秀的人身边的人都是优秀的让人仰望的,而秦九忆这样奇葩,身边的也是属于奇葩一类的。

“哦~~啧啧,原来唐唐秦总也有今天啊……小秘书,喝了不少吧,能把她喝成这样,喝趴了几个男人啊。”朝温书澈抛了个媚眼,江秉恒打趣道。

温书澈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躲着江秉恒那桃花眼,如实回答“十多个秦总生意上的人。”

“哦~酒量见长啊九哥”江秉恒一副不出我所料的样子,做到秦九忆对面,把护士拿进来的两盒药放到秦九忆面前,还亲手给她倒了杯白开水。

“行了九哥,药给你拿来了,起来吃了呗。”

秦九忆睁眼,修长的手打开药盒,把药放进水里融化,有些虚弱,但还是不容置疑的语气“你很吵江秉恒,酒量见长喝趴十个你也绰绰有余。你很吵,没事你就出去吧……”

在自己办公室被赶了的江秉恒:这是我的办公室好吗?九哥你赶人要不要赶的这么理直气壮?谁给你的自信?

和温书澈相视一看,朝不愿意走的温书澈招招手,无奈道“走吧小秘书,刚吃了药,让九哥休息一会儿吧。你别看了,鸠占鹊巢全临夯市也就只有九哥能做的这么理直气壮了。”

“啊?”温书澈刚坐下准备陪秦九忆,看了一眼茶几上那空了的杯子,“不需要找医生看一看吗?就吃点药就好了吗?”

推开门,江秉恒已经换下一身白大褂,穿上自己的西装,扣好扣子,解释道“行了吧小秘书,真不是我吹的,九哥能张口要那药我就给她。真不是我是庸医,而是,要是秦九忆当医生,我的医术我都要排她后面,我这个位置都要让给她坐。”

什么?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劲爆,温书澈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秦九忆还会治病救人?

那她为什么做起了商人?

想了半天,觉得江秉恒说的有道理,让秦九忆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怕她着凉,温书澈又脱下外套盖到秦九忆身上,认真端详了一下秦九忆睡颜。

她似乎在梦里也不顺心,眉头紧紧的拧成一团,薄唇紧闭,那样子看的温书澈十分心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