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小说 现代 夫人你家宝贝又闹情绪了

0038太阳

  郑贝贝收缩抱着付宝宝的双臂,把头埋在付宝宝的肩上,安心道:“幸好,你没有受伤。”

  他的声音从胸腔中发出,付宝宝趴在他的身上,感受到胸腔的震动和起伏,心脏咯噔一下,一时也慌了神。

  “咳咳.......你们.......这是在干吗?”胡棣双手插兜,依靠着门,一脸不悦的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

  意识到两人抱的时间有些长,付宝宝赶紧起身,整了一下自己的裙子,低声道:“不小心跌倒了,你.........拉他起来吧。”

  说完就低着头走了,在没有看两人一眼。

  胡棣默默看着付宝宝离开,又扭头看向躺在地上的郑贝贝,皱眉道:“你打算一直躺在那里?”

  郑贝贝单手捂眼,单薄的嘴唇动了动,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让我在躺一会.........”

  “等你出来,整理好你现在的样子,我都替你丢人。”胡棣保持双手插兜的样子走了出去。

  胡棣走后,郑贝贝把手放到胸口上,缓缓的挣开眼睛,眼底一片绯红........

  宴南全作为这里唯一一个不是九班的人,还是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宴南全刚来学校,对九班十班的矛盾也不算太了解,加上他又殷勤强调自己保持中立的态度,甚至偶尔有意表示出更偏向于九班的立场,很容易就赢得了九班同学的好感。

  胡棣并不太在意他的立场如何,他只想好好盯着这位爷,别让他惹出来什么事情。

  目前为止,宴南一直表现的很乖很听话,甚至是讨人喜欢。

  他身上那股跟谁都自来熟的处事风格,和脸上永远招牌式的笑容,即便是胆小如叶小凡这样的女孩子都能和他自然交流。

  胡棣看着他混得这么开,心里的不安并没有消减半分。

  作为生日的主角,宴南全帮叶小凡拍了很多照片。

  当然还有付宝宝和其他人的。

  宴南全注意到胡棣一直盯着自己时,在叶小凡耳边轻轻说了什么,就跑到了胡棣身边。

  胡棣皱眉说道:“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人.........”

  宴南全顺着胡棣的目光看着和付宝宝谈笑的叶小凡,笑道:“我对她没有兴趣。”

  胡棣警告道:“今天是她为叶小凡准备的,你最好不要捣乱。”

  “她?”宴南全疑惑,看向胡棣视线里的那个人,笑道:“你说付宝宝啊,我听说了是她提议的今天的聚会,我明白的,我就是过来帮你们拍照的,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会做。”

  胡棣生气道:“你不明白!”

  宴南全难得见胡棣这么不爽,微微眯了眯眼睛,问道:“什么意思?”

  胡棣:“叶小凡单纯善良,性格上却有些胆小自卑,而她一直都在努力帮助叶小凡,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叶小凡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坚强勇敢,我希望你不要破坏这份美好。”

  胡棣接着说道:“最重要的是,这是叶小凡第一个生日.........”

  纵使如宴南全这样天正笑眯眯的人听到胡棣的话,也有一瞬的震惊。

  “第一个生日?”宴南全收起玩笑的态度,问道。

  胡棣点点头。

  从这一句话里,宴南全一下子明白了今天聚会的意义。

  那个叫做付宝宝的女生像是圣母一样,为了那个叫做叶小凡的女生,组织了今天的聚会,就为了让她从旧的生活中走出来,结识不同的人,缔结不一样的缘分,迎接新的人生。

  宴南全诧异的看着远处的付宝宝,嘴角带着一丝厌恶的笑意,说道:“还真是个圣母玛利亚呢!”

  胡棣心里一惊,紧张道:“你想做什么?”

  宴南全又恢复之前的满脸笑容,轻笑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难道你对她也有意思?”

  他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胡棣的眼里竟也出现了和幡然一样的动摇,这个发现让宴南全很是意外。

  宴南全脸上的笑意更甚,今天看来真的是来对了。

  胡棣冷冽的眼神看着宴南全,“我和她只是同学,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是,你不要打她的注意。”

  “哦?朋友都不是,竟然这么担心她.....”宴南全嘴角挑笑,说道:“你和幡然还真是总能给我带来惊喜呢?”

  这样的两个男生,光是站在那里已经足够吸引人,如果在作出什么亲密动作来,立刻竟吸引了女生们的注意来。

  远处的女生看着宴南全把嘴放在胡棣的耳边,悄悄的说着什么,而胡棣脸上一阵红一阵紫的样子,那画面引人遐想。

  付宝宝也看见了这一场面,不同于其他女生表现出来的惊喜,她很快的转移视线,望向厨房的方向,脸稍微又红了一些。

  乐平看着胡棣和宴南全的画面,双手握拳放在嘴边,尖叫连连。

  阳光直爽男和帅气闷骚男,这对组合很好磕。

  乐平的兴奋却是付宝宝和叶小凡不能理解的,在她们俩的认知里根本没有CP或是男男的概念。

  乐平觉得有必要给他们普及一些大众知识,兴高采烈又手舞足蹈的讲了大半个小时,叶小凡听得似懂非懂,付宝宝虽然理解了乐平的意思,但兴奋的点在哪里,她体会不到。

  她只明白了一点,乐平设想的胡棣和宴南全的故事感觉就像她和郑贝贝的经历差不多,两人分离了很久,但又彼此惦念,于是一方用尽各种办法来到另一方身边,两个人却还是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办法心意相通。

  付宝宝回忆起那天胡棣提起宴南全时的表情,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她忍不住看向胡棣的方面,发现胡棣也在看着她,心里觉得为他难过,微笑着点了点头。

  胡棣这是也恰巧抬头对上她的注视,看着她对着他笑,愣了愣神。

  宴南全却眼睛始终看着胡棣,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悦的样子。

  这一幕再一次被乐平铺捉到,兴奋的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一对也太好磕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宴南全附在胡棣耳边说的那句话并不是乐平眼里的甜言蜜语。

  “如果我让她哭了,你说你和幡然会是什么表情呢?”

  胡棣本来绷着的脸,突然笑了起来,“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她是不会哭的,至少不会因为你而哭...........”

  胡棣沉默了一下,嘴角带着一丝无奈的笑,自嘲道:“我也好.......幡然也罢........她都不会因为我们而哭的。”

  宴南全盯着胡棣嘴角那抹无奈的笑,好笑的看着胡棣,“让一个女生哭还不简单,我竟不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卑了。”

  胡棣轻扫一眼宴南全那张外人看起来阳光的笑脸,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说道:“她是那种迎着太阳才会哭的人,困难不会让她掉眼泪,你更不会!”

  宴南全觉得莫名其妙,“太阳?什么意思.........”

  这时一头卷毛从他们旁边经过,男生笑的阳光灿烂,眼睛里带着融化冰雪般的暖意,对着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奔跑而去。

  他经过的地方,像是被春天的太阳轻抚,春神降临人间,带来希望和暖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