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小说 现代 栀香迎雪

第十八章 忽闻八卦 01

栀香迎雪 RURIKA 2871 2020-06-30 12:49

  是夜,深眠中,一阵细细绒绒的痒意挠醒了熟睡姑娘的耳朵,她耳朵一颤,浑身都醒了过来,于是伸手捂住。

  怎又是一只蠕动的玩意。

  哦……又来了。

  文雪之此番颇为淡定,另一手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很痛,不是做梦。

  生活的磨砺真是把天都翻了个个儿,正如此刻的她,气定神闲地摸着那只圆咕咚还在挣扎的东西,缓缓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摸索着下了床,认真穿上鞋,拎着那玩意塞在鞋底。

  踩了下去,踩瘪了,噗嗤一声。

  很好,回去歇着吧。

  第二天,果不其然看到了那蜣螂尸身的惨状。文雪之问道:“姐姐们,这屋里平时虫子就那么多么?”

  “……”那三人见她如此淡定,无言以对。红丽复杂的表情更是精彩,想必昨夜定是过得没意思极了。

  然而文雪之只当是山中夜里蚊虫多,并未做他想。于是很快地就换好衣裳,出了门去。

  刚进绣房一落座,一阵尖锐的刺痛钻进她的后股,文雪之整个人疼得几乎要跳起来。

  只听到各处传来窃窃的嬉笑声。有人矫揉造作地倒吸一口凉气:“啊呀,雪之妹妹,你怎么了,被针扎了?针线可要收好,不然要受伤的。”

  “怎么这么迷糊,把针落在椅垫上呀。”

  “胡说,妹妹哪能那么傻,怕不是见了鬼了吧~”

  “呸呸,哪有那么聪明的鬼。”

  说罢一阵此起彼伏的嗤笑。

  这时候,文雪之这才察觉出周遭的异样。

  被褥里有虫子,可当这山上虫蛇多,但她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做得有失礼数惹着了这些姐姐。

  而后一整天,文雪之只得一步一个慎重,又是怕被针刺了又是怕被倒下的凳脚绊倒,虽过得分外疲惫,但庆幸总算是安然无事。

  想起和厨子爷爷的约定,午饭时分,她又溜出了怪华堂,去向厨子爷爷的小岛。

  今天厨子爷爷似乎心情甚好,在湖上摆了一艘船,搁了一方小桌,远远见文雪之来了,便在莲花丛间朝她挥手。她一步一跳地到船边,踩着踏板上船,船体微微地晃了晃,扑腾起碧波轻荡。

  “爷爷好!今天是什么好菜。”见了此情此景,文雪之也不由得将之前的烦闷屏了去,着实不愿意把糟糕的情绪倒给厨子爷爷。

  “今天老头特地做了姑娘家爱吃的小糕点,枣泥桂花糕,还有一些江南的菜肴。快,你都尝尝。”说罢递上了一双银筷。

  文雪之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接过筷子先从虾仁尝起,一顿细细地嚼品,她闭上眼感受着茶香通窍而来才不舍地咽下:“爷爷,这龙井虾仁妙啊,可是上好的明前龙井?虾仁也新鲜,肉粒饱满多汁,一口下去哎哟……弹牙了。”

  唐逸堂满意地捋着长须点头:“正是。闺女你可知在这山上龙井不难得,肥美的湖虾才难得。这都是老头我在这湖里细心饲养的,这也是碰上了你这位知音才忍心宰了,平日那些小崽子们,见根虾须儿都难!”

  这话听得文雪之咯咯笑个不停,每当想到唐离烟被这老爷爷叫做崽子,就有一种微妙的诙谐感。

  “那好咧,我得多吃一点,不然就辜负了爷爷的心意。”

  “哈哈,好,慢慢吃。再尝尝葱油黄鱼。”

  再聊了会儿天南地北的饮食,文雪之嚼下一口大煮干丝,心满意足地眯了眯眼,瞧这周围的好景致,山中雾气氤氲亦不炎热,好不惬意。

  嘴闲下来,文雪之不禁想问问心中的一些疑惑。

  “爷爷,您知道,我们堂主……就是影刹大人他为什么会到惊羽阁来吗?”

  唐逸堂一副“终于提到唐离烟”了的满足神情,笑地勾起鼻旁的褶皱:“闺女你问这个做甚?”

  文雪之脸一红:“就是……就是好奇。到这里来前,我以为坊间传闻中的杀手都是杀人不见血的阴狠毒辣之人,没想到……影刹大人……还有尧光堂的哥哥们,都待我极好。好像也并不是那么坏……”

  唐逸堂听罢,自是明白她这言下所藏之意,知她不是有意冒犯,顺手提起了身旁的蒲扇,优哉游哉地扇起风来:“瞧闺女的气度,定是那达官贵人之家生养出来的千金。如今落了魄,是否想过为何?”

  文雪之忽的心口一紧:“雪之不知。”

  “是是非非真真假假,世间从未有过十分恶,也未有过十分善。试想,家徒四壁的农夫,为救恶赌无度的兄弟毅然变卖田地,是善否?”

  “自然是善。”

  “若他还有妻儿要养活,可善否?”

  “……”

  “对世人而言,谈善恶,如同空中楼阁、水底探月。因为眼界被境界所框,管中窥豹只见一隅而已。闺女,如今你历经人世变故,当能理解老头的盲瞽之言。”

  唐逸堂摇摇扇,见文雪之若有所思地垂着头,由她沉浸须臾,未打扰她。

  “爷爷,我好似明白了,又好似不明白。”她抬头,两只眼睛写满迷茫:“可无端取人性命终究是不对的呀。命数天定,人何以能替天做主。”

  “为惊羽阁所弑,又何尝不是命数?”

  文雪之闻之一愣。

  “老头我已经很久没跟孩子们说这些了,”唐逸堂眼角的皱纹舒展开来:“世事繁杂,俗世之人要跳脱三界外瞧这大千世界……太难、太难!由他们去吧。其实他们都不明白,唯有美食……才是世上最实在的东西。”

  这倒是厨子爷爷会说出来的话。虽然话语听着文雪之云里雾里的,但最后一句话确实击中了她的内心。

  “您说的没错爷爷!”她连忙点头。

  唐逸堂见这孩子被自己绕得晕了,不禁又嚯嚯笑起来:“你放心吧,离烟确实是个好孩子。若是有人诋毁他,伤害他,你可万万要站在他那一边。”

  文雪之心中的想法得到印证,不由得满心欢喜,更是一口一个“自然自然”。

  说罢方桌对面这老人又故作玄妙地将身子倾过来,刻意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哪怕他自己要把自己拖下泥沼,你也要拉他出来。”

  文雪之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他会……?”

  “佛曰:‘不可说’~”他眯着眼,拖曳着苍老的声音,露出一个充满深意的笑容:“老头可是把三娃娃交给你了,莫要让老头失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