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小说 校园 祖安诗仙

四十六 现场做诗

祖安诗仙 咬键盘的猫 3032 2020-05-09 13:20

  

“哦,这么刚的嘛?”

“不是,这演技也太差了吧?这小鲜肉肯定是靳炎老师雇的,一看就底端。”

“谁给你的勇气?”

众人不少水军开始带节奏,纷纷开始喊话,让诸位评委出来怼这个小鲜肉。

可是众评委却没有人发言。

靳炎圈里名声不太好,之前多次被曝光变相抄袭独立作者诗词,用合同不动声色剥夺版权。苦主多次举报无门,都被他压了下来。

自己被拉进来给他炒热度,已经很烦了。

老油条才不站队,只是静静吃瓜。

站队了没好处,万一打脸了且不是更蠢?

“你不配听到原诗。”何澜淡淡地说,“东海石崖的那首残诗,是因为以文降篆,才显形的。”

“你不是修行者,跟你说了也不懂。”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

直播间里的众人更是纷纷打出问号。

别说一般人。

就连大多数修行者,估计都对这件事的底细不怎么清楚。

李专员也是在池老的提醒下,才敢往“以文降篆”这方面想。

靳炎确心中悄然咯噔了一下。

这一说,正巧戳中了他心底的疑问。

至于那首诗为什么会出现在东海石崖上,他也没有太多头绪。

但古物圈里的人都知道,某些具有篆文古物具有灵性,有时候会浮现出前人对话的记录,或者是记忆片段,片刻后就会消失不见。

据说是参禅古篆里,包含了代代使用者的记忆甚至灵魂。

如同琥珀里保存的昆虫一般,会偶尔浮现前人的所言所想,甚至用来觉醒的诗词文章残句。

这种奇特的现象,称作“回念”。

前两年还有一部粉丝向电影《超时空恋人》,就是女主透过篆文“回念”,超越时空和古人谈恋爱的故事。

汇聚了知名ip,顶级流量小鲜肉等最炽手可热的要素。

资本方信心满满当当。

结果票房烂了裤裆。

而靳炎算是第一批见到东海石崖“回念”的人,心中一喜,当即就把这无主的古诗抄了下来,续写扩充,走流程注册了版权。

眼下何澜的话语虽然听不懂,但是却让他有种隐隐的不安……

“能不能不要玩弄自造的名词?”靳炎冷笑,“你把你的诗拿出来看看,不就见分晓了。”

何澜此刻却没有理会他。

万一自己眼下续写了《天问》或者《离骚》,继续惊动了忘机古篆,恐怕会惹麻烦。

而且,自己和池千芷,已经悄悄给靳炎设了个必中的圈套……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小丫头,她悄悄冲着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暗地里为自己加油。

“那首诗的气势太高,和它相比,你水平还不够格。”

何澜淡淡地说。

“不如让我们现场赋诗一首。水平究竟有多少,也就清楚了。”

靳炎眼神一亮,如同抓住对方软肋一般,分外激动。

“好,等的就是你这句!”

他折扇一打,生怕何澜反悔一般,大声对着镜头吼。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简直就是困了却遇上了人送枕头,这小子是真的是徒有其表,没有一点脑子啊。

他想的很清楚。

如果对方死咬着,说只做了那几句残诗,暂时没有后续,这道理也能说得通。

自己届时还真要费工夫拉扯辩论一番。

但是眼下,这小子居然撞到了枪口上,要即兴作诗!

嘿嘿。

当场作诗,当场去世。

三秒出结果,黑人殡葬一条龙。

岂不美哉!

此刻直播间也炸了,一时间热议纷纷。

大多数都在感叹,这小鲜肉绝对是靳炎老师找来的托!

否则,怎么会自己提出作死的建议?

即兴作诗,是诗词大赛决赛级别才会出现的高难度环节。

不限文体,哪怕是憋出一首现代诗都可以。

这种条件下,常人别说作出好诗了,就连捋顺语句都难。

“那就以这幅扇面《阁楼望江图》为题,如何?”

此刻靳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只觉得胜券在握。

昨晚为了准备鉴宝节目,他可是熬夜为这扇面写了诗,删改修补,达到了满意的地步。

可以说有备无患,抢占了极大的先机。

此刻打着临场作诗的名头,就连冠军林诗哲来了,也至少能平分秋色。

而这小子是货真价实的临场作诗,又能弄出什么辣眼睛的东西来?

何澜却眼神里闪过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果然上钩了。

你写诗,是为了蹭热度炒作。

我却要悄悄以文降篆,收服扇面里藏着的“非语”古篆。

靳炎老师花钱大价钱买扇面,我白嫖篆字。

嘿嘿。

两人相视一眼,竟然同时心怀鬼胎地冷笑了出来。

…………

片刻后准备停当。

作为前辈,靳炎自然是要先手念诗,多给小辈一些时间准备的。

只见他笑吟吟地走上前,盯着扇面《阁楼望江图》。

扇面上,青山莽远,秋水淼淼。

小楼矗立在江畔,似乎有人登高眺望。

靳炎扇着扇子,慢慢地张嘴——

“我这首诗,叫做《野望》(注1)”

“一天秋色冷晴湾,无数峰峦远近间。”

“愁上心来看野水,忽于水底见青山。”

死寂。

现场一片死寂,直播间里的弹幕也少了许多。

所有人都在静静地品着这首诗。

确实……写的很不错啊。

直播间里,第一个公开站出来发特殊弹幕的,居然是诗词大赛总评委李明鸣老师。

“好!真的很难得。”

“这首诗用词简单,但是其中却暗藏了感情变化。”

“一开始是登高远望,山外有山,愁绪万千。

“之后却是凝视江水,意外地从水底之中,见到了独属于自己的青山。”

“于万千山峰中窥见自我和本真。简简单单一首诗,含蓄意境却不简单。”

直播间里一阵沉寂。

随即弹幕瞬间暴增,遮住了整个屏幕。

“厉害了,有、东西”

“靳炎爸爸最棒,你永远是我爸爸。比心。”

“靳炎老师,抱歉我之前黑你。现在对你的才华才是真的服气了,甚至产生了拉拢之意——能不能麻烦你叫我一声爸爸?”

“茶叶滞销……”

编导看着热度不断攀升的弹幕,冲着他比了个大拇指。

靳炎悄悄地擦了一把汗,微微冷笑。

这可是自己好几个工作室修改了一整夜的诗。

接下来,你还能翻?

鬼才信。

(注1:此诗真正的原作者是作者宋朝·翁卷,作者有细节调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