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历史 穿越姐的男人谁敢碰

第七十五章 犯贱之死

  

  贺兰谨根本就不在乎手臂上的疼痛,这点小伤对于他来说都是家常便饭,怎会放在心上。

“屁话真多!”贺兰谨一个反手,那根铁棍子再次换了模样,两头的剑身合二为一,朝着范建仁的胸口直击而去。

对于范建仁,贺兰谨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自从他醒来之后范建仁就不见了踪影,不仅如此,还三番五次的借由他的名号做了很多错事,次数一多,贺兰谨就渐渐的反感了起来,这次居然还想着要取他的性命,他又怎会手下留情。

“哈哈,小瑾瑾说得真对。”末岚听到贺兰谨嘴里的话,还稍微有些诧异,看来这次范建仁真的是把这家伙给惹急了。

看着眼前出招狠辣的黑衣人,末岚的眼中也有着从未有过的凝重,可即便如此,他还不忘轻蔑的看了看范建仁,大声吼道:

“范建仁,说你呢,屁话真多!”

末岚手持杆子鞭,时而反把使鞭,时而收鞭用棒,鞭、棒兼施,以鞭为主。二人配合默契,不消一会便解决了将近一大半的黑衣人。

范建仁显然没料到他制作的铁将军在贺兰谨的手中居然还能改成这般模样,一个不留神就被贺兰谨手里的砍掉了半条胳膊,再加上末岚的故意火上浇油范建仁只觉熊熊怒火在燃烧,大吼一声,提剑跃起,对着贺兰谨的上方就要狠狠的砍下去。

见此情况,贺兰谨扬起铁将军,剑尖对准范建仁的胸口。就在那一刻,范建仁却突然收回攻击之势,嘴角带着丝丝的笑意,似是解脱般。而贺兰谨手里的铁将军就那么直直的插进了范建仁的胸口。

“噗呲~”

剑入胸膛,鲜血迸射在贺兰谨的脸上,透过范建仁的眼睛看到了贺兰谨眼里浓浓的不可思议。

“呵,呵呵,王爷,犯贱真的没有做那背信弃义之事!”

“犯贱!!!”

还是闫凌军之时,末岚与范建仁的关系最是要好,往往关系越好,在出现问题是,矛盾就会更加激化,所以末岚在见到范建仁那一刻也是最愤怒。

现在见到范建仁为了自证清白居然做到这种地步,想起过往种种,末岚只恨自己当初为何不多去调查一番,为何不听范建仁多说几句。

当初有多恨,现在就有多心痛!

末岚多次想冲过去看看范建仁,奈何黑衣人的攻势不减,反而愈加凌厉。末岚心神一个不稳,就被黑衣人得手,划伤了后背。

就在这时,一黑衣人趁着这空挡,扬起炼月刀冲着贺兰谨的后背就要砍下去。说是迟那时快,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贺兰谨的背后,生生的替他挡住了黑衣人的炼月刀,刀痕自肩膀延伸到半腰,任谁看了都觉得恐怖异常。

贺兰谨显然没料到范建仁会在关键时刻为他做了这些,慌忙转过身接住范建仁,铁将军也同时刺向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应声倒地。

“犯贱,犯贱!

你何至于如此……”在剑刺入范建仁胸口的那一刻,贺兰谨就已经知道了当年那事并不是范建仁所为,可还没待他反应过来,范建仁却给他挡了那致命一击,“啊——!”

一声长啸,带着浓浓的愤怒,还有一丝丝的悔恨。

贺兰谨轻柔的放下范建仁,为他稍微整理了下妆容,重新拿起铁将军,注入白气,铁将军再次转换成两头自带剑身的模样。

再抬头,贺兰谨浑身的气息陡然一变,双眸极其冷冽的盯着仅剩的几名黑衣人。此时的他如同地狱使者一般,锁定目标,强大的内力朝着仅剩的几名黑衣人袭去,与此同时,他身形瞬间移动,剑起头落,那几名黑衣人临死前还保持着生前的动作,停了一瞬方才应声倒地。

“犯贱,犯贱,你醒醒,你醒醒……”

此时的范建仁早已魂归地府,任由末岚怎么叫喊,依然纹丝未动。

“谨,你先回去吧,剩下的交给我吧!”

末岚未给贺兰谨任何眼神,话音刚落下,抱起范建仁转身就离开了。

要说怪吗?

怪谁呢?

怪贺兰谨就那么杀了他吗?

怪范建仁不该今日来找他们吗?

亦或是怪背后的那只手?

呵呵,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怪呢?

范建仁如今走到这般地步,他也难逃其咎,他又有何好怪的呢?

只不过是今日所发生的一切让他暂时接受不了罢了。

贺兰谨眼神颇为复杂的看着越走越远的末岚,不知在想些什么,愣怔了片刻,方才转身离去。

…………

“啊哈哈哈哈……

呜呜……贺兰谨!

本座绝饶不了你,你竟敢把本座放在如此肮脏恶臭的地方,本座与你势不两立!”贺兰谨也不知用了种方法,任无言怎么努力去冲击穴道都冲击不开,只能干嚎,“啊哈哈哈哈……

呜呜……

本座要与你势不两立……”

无言依旧保持着先前的那副姿势躺在废旧的厕所里一动不动,这间厕所虽早已不用,可时不时的还是会有臭味传入无言鼻腔内。

长时间的哭笑不得,使得无言原本的正始之音竟变得有了公鸭嗓的感觉。

“嗯?嗯!?

来,来人啊!

啊哈哈哈哈……

有人吗?

快点给本座解开!”

无言突然越叫越大声,刚走进院子里的贺兰谨本不想理会无言的叫喊,可那叫声实在让人心烦,贺兰谨只好移步走过去。

“快点给本座解开,人呢?

都死哪……”去了

话未说完,一道阴影就出现在无言的上方,“你,好你个贺兰谨,你赶紧给本座解开,赶紧的!”

见贺兰谨到来,无言更加激动了。此时的他脸憋的通红,双腿一直使劲往中间靠,可就是没办法移动,看到这里贺兰谨终于知道无言为何如此激动了。

“想让本王帮你解开也行,不过你得告诉本王你究竟与寒儿是有何关系?因何会出现在这里?”

贺兰谨实在等不及慢慢去调查,既然此刻有更快的方法能够知道,他自然不会放掉。

“无耻小人,本座才不会让你如愿……”

“是吗?

那宫主就在这好好享受吧!”

“贺兰谨!!!

你丫的,赶紧给本座解开!

别,别走,本座说,本座说……”

刚走没几步的贺兰谨站住脚步,嘴角邪魅一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