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小说 架空 绝品商女:锦绣田园路

第五百四十九章:皆大欢喜

  

“龙大生,怎么会是你?”

当初发生海难的时候,苏景夜是最后一个来到甲板上的,其他人都没有看清楚龙大生的容貌,苏景夜又怎么可能会知道是他。

那龙大生浑身狼狈,衣衫褴褛,左腿上绑着层层的绷带,脚掌的位置也有些怪异,似乎是残了一条腿。

他跪在此处,便是特地来向县官告状的,也不知他是费了多大的功夫,等了多长时间,才终于等到苏景夜出现,不免又惊又喜,又怨又累。

“公子,我可算是见到你了!”

上面的县官一只手撑着下巴,刚正为难龙大生状告的事情和内容无从查起,甚至连被告都找不回来,忽然瞧见苏景夜过来。他之前已经从别的地方听说了苏景夜的身份,便赶紧下来行礼。

苏景夜抬起手挡了一下,那个县官知道规矩便收回了手,也就搭了一句话。“这位公子啊,这个人说他是要状告一名女子,说那名女子残害他的全家以及东家,怎么公子你和他认识吗,可否给下官一些线索啊,不然下官实在很难结案。”

其他的都还好说,只是这县官言简意赅的概括,叫苏景夜也摸不着头脑。龙大生转过头看向他的时候,自然不会漏掉了后面的苏挽沁。

苏挽沁拧着眉头,想着龙大生和江琉玉两个知道自己真实面目的人,居然都在此处,只怕是很难处置了。

随后她不巧正好对上了龙大生看过来的视线,便特意瞪了他一眼,想要激怒他。可龙大生仅仅是冷冷的撇了回来,居然按耐住了脾气没有发作,就叫苏挽沁心里更加的不安。

“这……”苏景夜很是摸不着头脑,正想要问龙大生一些事情,江琉玉便抢在前面开口。“这件事大人不必为难,被告我们已经带过来了,现在人证具在,大人可以审案了。”

淡淡的一句话,宛如石破惊天,一颗石头扔进了水里,激起了千层波浪,苏景夜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龙大生则很是感动的冲她磕了个头。

“没想到夫人真的还活在世上,我也只是拼着最后一口怨气撑到了此处,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苏挽沁,如今夫人已经活着回来,你之前做的那些恶事也可以大白于天下了。”

闻言,苏挽沁身子微微颤抖,看着所有人都望向自己的眼睛,她一转身就想要逃跑,却看见了给苏景夜送东西来的梁信,抱着刀就守在外面,让他无处可逃。

“苏姑娘,你机关算尽,也是没有想到今日吧。说起来,我还真的要好好的感谢你,你如果不是主动地找到了我家相公,我还真的很难被你刺激到恢复记忆,真是多谢你了。”

江琉玉眨了眨眼睛,这么多天以来的痴傻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聪明伶俐。

苏挽沁气得咬紧的牙关,而江琉玉心里的气愤也不见得比她少,“要不是我一直伪装着,只怕你早就借口逃走了吧。”

“这位大人,方才龙大生说的话你都应该已经记下来了,我可以为他作证,他所说的一字不假,甚至有些细节他不知道的,苏挽沁都做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江琉玉说着,扫了一眼堂上的众人,便到苏挽沁的跟前面对面。

“你也不必疑惑,从你第一天出现,我就已经清醒了,你后面还在我面前说了许多景夜的坏话,想要骗我逃走,实在是可笑的让我差点憋不住。”江琉玉不屑地冲着苏挽沁笑了一下。

“像你这样的人,可以做到毫无顾虑的颠倒黑白,两方倒火,推我下海,又有什么资格来致喙旁人是好是坏。更不必说你后来居然还害死了周婶,兵不血刃地摧毁了青崖镇江家,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日也是该你遭报应的时候了。”

这些事情苏景夜完全没有半点发现,他不禁看向县官,有些好奇龙大生之前都说了些什么。县官回过神来,对上苏景夜的眼神,便把刚刚师爷写下来的证词交给了他。

苏景夜简单地将这纸上的内容扫过了一遍,也明白了当初许多事情的原委,当即气的差点将这张证词撕掉。

“苏挽沁,亏得本王当初那么信任你,你居然这般狠毒,简直是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呵!”苏挽沁见事情败露,想她聪明一世,却被江琉玉给摆了一道,不免觉得十分崩溃。

江琉玉别过脸去,不想再见她。当初跟苏挽沁两个人在青崖上对峙的时候,江琉玉还义愤填膺,如今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却也沉稳了不少。

苏景夜扶着江琉玉,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梁信则顺势补充一句,把怀里顺道带过来的苏羽天的旨意念了出来。

当时苏羽天在周氏的葬礼上已然是觉得苏挽沁十分可疑,回去就让小权子调查。苏挽沁到底是个女子,后事处理的不干净,轻轻松松就给小权子抓到了蛛丝马迹。

“我朝陛下有令,罪臣之女苏挽沁,行为乖张,伤天害命,以一己之私企图妄动国本,残害王妃,蒙蔽景王,还企图欺瞒陛下,着令秋后问斩,南洋殿下已经知道,县官,你可以过来领旨了。”

话音落地,梁信读完了给苏挽沁的定论之后,苏挽沁面如死灰。如今所有的事情已成定论,就连苏羽天都千里迢迢的送了旨意过来,苏挽沁就是再多说什么,也是回天乏术。

就在苏挽沁要被县官的衙差压下大牢的时候,苏景夜又从江琉玉的口中听说了一些当初苏挽沁透露出来的事情,细细回想了一番,恍然大悟,便赶着她下去之前多说了一句。

“本王如今也明白了,你为何非要潜伏到本王的身边。你父亲藏污纳秽的事情乃是实情,他只不过是在你的面前表现的分外优秀,实际上他手下的人早就对他不满,收集了他的罪证,才大胆向本王举报的。”

“只是本王不明白,你既然如此记恨本王,却为何偏要伤害这些无辜的人?”

“事到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苏挽沁被这声冷笑一声,不知道是回应苏景夜的问题,还是回应他的解释。

恐怕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苏挽沁已经知道了当初的事情真相,只不过是在自我期瞒,不敢面对罢了。

待苏挽沁被带了下去,江琉玉回过神来,赶紧同梁信一起把龙大生搀扶起来。“只是可惜了,那些死去的人,没能看到这一幕,也连累的你这么辛苦,落得如此地步。”

梁信客气,一直小心的把龙大生扶到了旁边的位子上坐下,那县官则被苏景夜支走了说话。

“陛下就是担心苏挽沁会再度生事,所以搜集好了证据叫属下送过来,恰好王爷送来消息,说王妃已经找回来了,于是我们才安排了这一出,将她斩草除根。”

“这位公子属下会好生送他回去的,王妃就和王爷好好的完成接下来的事情吧。”

“嗯。”龙大生已经知道了,苏景夜和江琉玉两个人的身份,便不敢开口请她回去。

江琉玉也是百感交集,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除了安抚个几句,便只能尽力为龙大生安排好后面的事,这是可怜,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江琉玉和苏景夜分开行动,两方人十分默契的,一个负责前面开路,一个负责后面完善,等到了晚上,夫妻二人终于能够好好的见上一面,心境却和当初恩爱之时大不一样了。

苏景夜进门深深地看了江琉玉一眼,什么话也不说,江琉玉抿了一下嘴巴过来,坐在他的身旁。“怎么不做声,可是在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真相吗?可是我也是十分无奈,只怕打草惊蛇,让她跑了怎么办……”

苏景夜摇摇头,轻轻地拉着她的手,“不是这个,我只是气我实在是太傻了,居然被她耍得团团转,我总是叫你放心,我会保护你,最后却还是只能靠着你自己撑到现在。”

这话说的感伤,叫江琉玉禁不住眼眶就红了,江琉玉吸了一下鼻子,歪着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不怪你,是你之前已经再三说明了怀疑她,只是我不肯信你而已,所幸现在已经尘埃落定,咱们也可以松一口气了。”

“只是世事变迁,因为咱们两个人的缘故,牵扯了这许多,你真的一点都不后悔陪着我吗,若是你还在你父母亲的身边,起码能够安稳一生。”

苏景夜伸出手去揽住了她的肩膀,心里悬了一整天的担忧与不安,此时竟然停了下来。江琉玉轻笑,“你都已经说了咱们两个,我又怎么会和你计较彼此?”

“你其实心里面早有答案,你不后悔,我也不会后悔,无论后面还有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后面这半生时间,你我会永远在一起。”

“好。”苏景夜心内感动不已,只能吐出来这么一个字。

随后入夜,那窗户前面的红烛,终于能够多一盏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