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灵异 黄荆

第二章 发烧

黄荆 宝庆十三郎 3112 2020-11-18 14:59

  

  没有想到其中彭乾,似乎王八之气发作,这个时候在这些同事面前,自然而然的拿威风说,要沿着雨林往里走,说在雨林里面可以求生。

对于这个彭乾我谈不上什么感觉,但是看到他一副上位的姿态,加上他说所谓的想法,我知道这人有些不靠谱。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大家都同意了他的这个建议。

看着胖子韩宇有些虚弱,兰芳虽然让人把那竹子拔出来了,我还贡献了一幅衣服的布料,给她包扎了腿,却是暂时不能走路的。按照我们这些人的关系,自然要轮流背着兰芳,然后一起离开才行。

让人有些诧异的是,这时彭乾直接举手决定,抛弃行动不便的兰芳,说大家目前自身难保。如果可以找到出路的话,就回来接兰芳走。当然那个贾略的附和,促成了彭乾的胜利。

这话别说兰芳不相信,就是谁也不相信,明显就是想抛弃,目前兰芳这个累赘。

我谈不上和兰芳有什么直接关系,甚至这个月的工资,我都还刚刚在公司里开始,计算也没有几天功夫。但是出于正常人的心里,让我丢下她直接走,我心里也是做不到的。

可能因为我的坚决不同意,于是我们这些人,这刻居然分成了两帮。最后很明显的就是,我的邻居区香,她愿意留下来和我一起,陪着受伤的兰芳。

我对这个彭乾还不太了解,但是看到他自私到连那个黑包,和两件防晒衣都带走了,让我心里还是出奇的愤怒。我和他们争起来的时候,那个啰嗦男周建国和贾略,都站在彭乾的身边,冷冷的看着我,明显就是威胁的意思。

区香看到贾略手里,拿着一根足有手臂粗的枯枝,于是马上拉着我走到一边,想任凭他们离去就行。恰好这时兰芳看到彭栖的举动,怒斥彭栖不地道。

没有想到彭乾张牙舞爪靠近兰芳,我担心他对兰芳动手,便主动过来想维护。随即耳朵里依旧听到,兰芳怒斥彭乾的声音,我却忽然感觉眼前一阵发黑,隐隐感觉到后脑剧痛传来,人就直接的晕过去。

兰芳平时有些高冷,甚至看着这些人丢弃她,她都冷冷看着没有吱声。但是这时彭乾这种行为,确实是令她愤怒的。往日这些人在自己面前摇尾乞怜,到了这个时候居然瞬间翻脸,似乎让她明白了一些什么。

当隐隐听到哭泣声音,我迷迷糊糊的醒来,才发现兰芳居然半卧,坐在水边一块石头上。这块相对平整的石头挺大,周围没有了别的人,但是她似乎也是迷迷糊糊的。

感觉到后脑隐隐阵痛,伸手去摸了一下,似乎没有血迹,但是我知道自己被敲闷棍了。我没有叫兰芳的意思,看着她的样子,后脑隐隐作痛,眉头也皱起来。四周显示我们还在小河附近边上,却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里。

不知道被敲打的严不严重,我也继续保持着安静了一下。不过稍晚一点的时候,兰芳忽然就发起高烧来了。其实这种征兆早就有,她被包扎起来的时候,大家着急想离开这里,没有人注意到在意这些。

现在倒是只剩下我,听到她有些痛苦的呼吸,嘴里也不知道念叨什么,所以靠近她试探她体温,感觉到她高烧严重,我也有些吓坏了!

看着四周潮湿的环境,心里隐隐感觉到不妙。我不是没有来过这种雨林,但是一时间面对这种变故,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应对。

没有想到可能命不该绝,我着急忙慌的在小河边上,居然发现有野生的鱼腥草和车前草。

小时候在乡下,就有老人用这种草药煎水治发烧的。但是因为现在我们没有工具煎水,我只好找了一个石窝,用石头碾碎了一窝这种草药。最后拿野芭蕉叶装着,直接撬开她嘴巴给她喝下去。

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当然我也在找食物。

这种雨林里的东西我不敢乱吃,找到一株大橡胶树,找了一块锋利的石头,戳开树干树皮取水,有些硬着头皮喝了一阵,喝的我心里发慌。

随后我在河边的泥巴里,挖出来一些蚯蚓,用河水洗干净了,用石头全部斩断弄死,用芭蕉叶装着,捏着鼻子闭着眼睛,然后一口气就直接吞下去。我以前吃过蚯蚓,是为了治病,这时完全是为了抵饿。

天色稍微变暗的时候,兰芳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了,最终没有说什么。不知道是因为饿,还是已经明白了处境,就坐在那里靠着石头,有些虚弱的沉默。

对于这个反应,其实我并不惊讶的。平时兰芳应该算锦衣玉食,在公司应该算是高高在上。没有想到因为彭乾的背叛,和那些人的随从附和,对她打击应该很大!

“他们都走光了吗?”可能看到四周的天色暗下来,加上没有看到别的人出现。她不知道是担心些什么,还是忽然有些无奈。看到我一直在摆弄什么,忽然有些微弱的发声。

“嗯,都走了,现在就我们还在这里!”虽然感觉落到这种状态,有着一些意外。只是对于目前的处境,其实和很多偏远地区的人来说,只能算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

但是听到他的话之后,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吃惊的看着她说着:“咦,区香,香香呢!”

兰芳似乎看我情绪低落,居然也有着一些好奇。因为我昏过去之后醒来,就没有见过区香。虽然不愿意相信,她会和彭乾那些人一起走。但是目光四处游走,没有发现她的影子,我心里还是有些沉重。

不知道是不是她没有听清我的话,兰芳似乎有些好奇的问道:“喂,你找什么?”

“关你什么事?”本来我没有多想,但是我记得区香答应我,和我们一起的。但是这时没有发现她的影子,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但是既成事实,何必去分辨。

当然我心里也知道,如果我在昏迷之后,兰芳又不能走,如果彭乾他们威胁区香,让她一起走了的话,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所以即使心里有些失落,但是也没有太多的惊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