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灵异 黄荆

第五百三十九章 射敌

黄荆 宝庆十三郎 3349 2020-11-18 14:59

  

  本来以为我是一个,他可以随意拿捏的人物。没有想到在刺杀不成,反过来追击受伤之后,这时他首次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危机!

这是一种本能的危机感,他虽然没有说出来,甚至依旧保持着足够的冷静,但是他内心里的警惕,确实是平生以来最强烈的!

最后似乎在心里,酝酿了一阵之后,他还是神情里,带着了几分艰难。看着他的样子,我没有催他的意思,因为我在赌。

果然,他似乎做出了某些决定,不过语气有着一些干涩的说:“那个怪物,被豹爷改造过,但是手段都那么厉害!你认为,你能,马上解决我,,,,,,?”

这话听来,有些没头没脑,不过站在我的角度,因为这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比较简单,所以我脑海里飞速一转,瞬间明白过来,他话里所指的意思!

“能不能解决不好说,但是如果我没有猜错,都是豹爷失败的试验品罢了!”看来他所说的怪物,应该就是周建国。

但是他话里所指,就好像不仅仅是周建国,遭受过改造变异!我忽然心神一震,猛的想到了一些事情!

难道?

他也遭受过,豹爷对体质的改变?

看着他的眼神,我心里带着几分揣测。所以我的语气里,自然也就带着了几分迟疑的试探。当然我看到他的眼神,似乎比较复杂,看来我所料不差。

想到周建国的结局,看着这个男子的神态,我顿时也有些无语:“,而且,这,应该不是理由,,,,,,你不信,可以试试!”

挥动着手里的尖刺,刺尖上还残留着血迹!

当然,另外的手里,拿着尖锐的木刺,这时可以说,暂时有着极大的优势。所以紧紧看着他的时候,我故意神色里带着几分,张狂不屑的轻视!

“如果,你实在是要,鱼死网破,也可以,试试,,,,,,”他似乎带着强烈的憋屈,但是双眼带着通红,看着我的时候,似乎随时准备同归于尽。

没有适得其反,他果然被我再次激怒,杀机不断加重的感觉!当然他如果一直保守,我自然是没话可说,不过他显然依旧抱着侥幸!

既然已经是这种结局,看着他所站的身位,我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尖刺!因为我明白他身上所散发的血气,只怕很快就会引来野兽!

“去死吧!,,,,,,”

看着我真的冲过来,他似乎脸色有些发白。不过距离因为太近,他知道自己很难回避,所以脚下忽然便一跺,手里拄地的尖刺,直接朝冲过来的我甩过来!

确实,他不是格挡和刺杀,而是在我还离着一段距离的时候,把手里的尖刺,就好像是双节棍一样,朝我直接甩过来。我自然不会正面迎挡,身子自然便侧开几分。

同时我也丝毫没有迟疑,手里的木刺射出去一支。这么近的距离,虽然命中率会极高,但是力度自然不会太强。

不过尖锐的木刺,还是扎中他的下颌,痛的他身子随着跃起,一起朝河里跌落下去!

“丫丫的,上当了,,,,,,”

看着他落入了河水里,丝毫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反而任凭身子落在水中,仰面看着我带着几分得意。因为河水流势比较快,转眼已经出去三四米远!

此时我来不及拿弓箭,不可能把尖刺投射出去,看着他得意的眼神,手里另外一枚木刺,看着距离直接射出去!

“啊!,,,,,,”

他可能没有想到,木刺近距离没有杀伤力,但是离开恰当远的距离,杀伤力却无意加倍。甚至这枚木刺含恨而发,所以直接射到他的左眼,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这人不知道从哪里来,但是身手丝毫不差,而且攻击力也很强。在袭杀我的时候,也算是用尽全力,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找到了机会,对他用出了自己的手段!

不过看着河水泛起一阵血水,不知道是因为射中了他的眼睛,还是右侧身体本来就受伤,河水即使流淌极快,却也冒出阵阵殷红的血水!

当然我也可以跳下河水里,但是看着急喘的流水,加上自己体力还没有恢复,想到射中了他的左眼,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

冯曦兰芳本来就受伤了,这时被一个有着M顶的男人控制,还艰难的站着。我还看到另外一个穿着迷彩服的高大男子,显然是这帮人的领队。也一脸愤怒的朝河水里来,走到那个红衣女孩子身边,弯身仔细看水里这个人。他们好像一起六个人,三个男的三个女人。他们似乎人人手里有着武器。尤其我看到其中另外一个男人的背上,居然背包鼓鼓的。

忽然另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我这时才看到一个穿着红色Apple速干衣女孩子,手里居然拿着一根两尺多长的螺纹钢棒,直接扑进河水里来,在尸体面前痛哭起来!

在确定那根尖刺,不会直接刺进我身体之后,我慢慢回过头看到我身后,也是一个女孩子。和这个痛哭的女孩子差不多,看着不过二十多岁,上身穿着短袖T恤,下面是一条牛仔裙裤。正把着一根尖尖的铁刺,恶狠狠的瞪着我。

“混蛋,这人,是你们杀的吗?,,,,,,”

那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蓦地瞪了我一眼,这时候我才看到他的右边眼睑下,有着一道伤疤,看着就好像是眼袋一样,让他脸上平添了几分凶悍。

“不是,肯定不是!我们只是路过这里,我朋友还受了伤,在这里休息看到这里有血迹,所以我下来看看,就发现这里死了人,和我们没有关系,肯定没有关系!”我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说出来,我自然不敢赌这个女孩子不会下手。

“不要相信他们!这里附近范围都没有人,除了咱们自己就是他们了,不是他们动手的,那会是谁啊!”没有想到这时,那个穿着红色速干衣的女子,忽然似乎清醒了一些,猛的回头瞪着我,眼神里居然带着莫大的仇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