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灵异 黄荆

第一章 意外

黄荆 宝庆十三郎 3075 2020-11-18 14:59

  

  感觉到空气里的潮湿,轻轻的舒了口气,感觉脑袋里在嗡嗡做响。即使明白自己醒过来了,但是心脏也绷得紧紧的,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压在身下的手掌,传来一阵青草和水流柔软的触感,但是身上几处火辣辣的痛,让我还是慢慢适应了一下环境。

随即耳边却传来许多鸟鸣的声音,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尝试着身体没有大问题,挣扎着爬起来,放眼看去四周是一片树林。

“真是的!,,,,,,”

整个人有些虚弱,身上又带着几分剧痛,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离着我所处的地方不远,看到一个人的身子,似乎躺在一片海芋叶下,心里猛的颤抖了一下,有着一些不好的预感。

吞咽了几下口水,还是大胆看到这些巨大的海芋杆,似乎折断了几棵。

慢慢走近了看出来,那趴伏在那里的人,正是我上司,一个珠宝公司老总兰芳,她手下在我工作的城市里,管着六家不大不小的珠宝店!

此前因为得到同屋邻居区香的介绍,我进了她的公司里任职。

她是公司男同事的梦想,不但多金而且人漂亮!我刚刚进公司找到这份工作,平时负责帮忙切石头的苦力。

我也渴望有一天,自己可以找到一个,像她这样漂亮的女朋友。虽然只能算是一个想法,但是在心里自然有着念头。

这次兰芳要参加一个赌石聚会,因为是同行间的私人召集,加上可能因为信任我邻居区香,最后带着六个员工,其中加上我,一起来到yn这里。

意外的出差让我有些激动,出发前我记得自己有个朋友,好像在这边做生意很多年了。随后忍不住稍微联系一下,没有想到这朋友还真的依旧在。

本来以为这是找到新工作之后,幸运的一次出差旅行,顺便可以在这边见见朋友,没有想到我们坐飞机没有出事,可是在要过这里的时候,还是出现了意外。

不知道是不是兰芳脑瓜哪根线不对路,托人找了个当地的向导,想直接从这边避开通关的位置,跨越无人地方直接过关。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自然也不敢问,没有想到路上的时候,终于是出了岔子。

当时一道同行的不少人,有些人忐忑不安,但是也不敢吱声。毕竟连老板兰芳这种,当时都没有怯场,我们如果话多的话,估计老板会毫不犹豫,直接便会把说话的人,踢出这个队伍。

我倒是没有多想,到达目的地才是主要的。但是随后我发现,这个向导有些不靠谱。我们一起出发的时候,他居然同时接了别人的单。

当然我们质疑他也不理,甚至还瞪了我们一眼,最后没有办法跟着他一起,大家小心翼翼通行,组成一个十多人的队伍。

担心什么,似乎就会遇到什么,在一个无人的缺口位置,进去一片封山的树林里,谁知道走出没有一里路,就被发现了。

霎那间队伍里的人,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向导不能控制的场面下,一窝蜂就往对方的树林深处跑。本以为人多可以乘乱逃脱,而我们基本上也在一起,没有想到跑出没有多远,前面居然出现一条小河挡路。

这条河其实不宽,但是水的深度超出了预料,而且水流特别的急。慌乱中我跳下水,之后在水里居然控制不了自己,直接被水冲到下游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命大,就泡在水边上。当然我发现这会儿,看清周边情形之后,在边上陆续的还发现了,另外几个一起同行的人。

一个是我们店里管原石的经理彭乾,我邻居区香,同事胖子韩宇,啰嗦男周建国,财务黄建芬。我们这些人一起来的,居然一个都没有少。

当然,还发现另外和我们同行,一个男的和两个女的。那个男的叫贾略,两个女的短发的叫陈芷梦,皮肤特别白的叫刘欢。听那两个女的口音,应该就是这里本地人,不过不是我们现在所处,这个这地方的。

这时大家相互重新见到,感觉都算比较幸运。因为被小河的水冲下来的时候,我隐隐记得水流太急,我们无法控制游到对岸去。甚至水流一路几个地方,高低落差很大。任何一个地方磕碰,不是头破血流,就会折手断腿的。

当然,不太幸运的就包括兰芳,和这其中胖子韩宇。

因为胖子韩宇的左臂,被划开了一道手指长的伤口。可能因为伤口时间长了,早就已经不流血了。但是伤口翻开的地方,就像被剖开很久的鱼肉一样,看着让人心里发寒。胖子也脸色惨白,让人看着整个人都闷闷的。

而兰芳现在明显成了一个负担,她的右边大腿,也同样被一根削尖的竹竿,划开了一道口子。不过这道口子居然有些大,因为那拇指粗消尖的竹尖,直接的插进了她大腿里去。

现在这里是什么地方不知道,但是四周都是茂盛的雨林,按照那两个女的陈芷梦和刘欢的说法,这里应该是这边的热带雨林,看着这里环境的状态,平时很少有人来的。

想到热带雨林里的生物,加上这里手机居然没有信号,有些人听到之后,心里便有些忐忑起来。随即我们在这条小河边,一路的沿线寻找我们丢失的行李,居然找到了一个黑色的小包,找到了两件防晒衣,还有一盒压缩饼干。

虽然没有人说这些是自己的,但是这天晚上,大家每个人分了两块饼干。即使有些饥饿难当,可是我们担心的事,就是没有发现,有人来找我们的迹象。不管是巡逻的,还是那个带我们的向导。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说要走,大家的想法就是顺着这条小河往上走,毕竟我们是从上游冲下来的。不过想到当时,那些追赶我们的人,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大家心里都有些不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